股市 宝岛 谜案 卖年货 烘焙 别墅 汇泉贷 足球 大话 县区 车讯 选车 文学 购车 网城 大学 贵金属 兵器库 办事 农业

主页 > 快消 > 车讯 > > 正文

实名举报山东济宁兖州黑社会梁传峰梁立柱父子诈骗12.8亿

2018-12-03 00:35  来源:未知           

我们是被山东省济宁市兖州王因镇苗营村党支部书记梁传峰及其子梁立柱父子蓄意诈骗的受害人。现举报,梁传峰、梁立柱父子,仗势欺人,欺压百姓,勾结黑社会,扶持指使无业游民杨智想,在北京诈骗12.8亿元巨款,致使2000多客户蒙受重大经济损失。梁氏父子至今仍逍遥法外,上窜下跳,气焰嚣张,不收敛,不收手,买通和勾结兖州区公安局主管经侦的副局长及经侦大队长,混淆视听,恶意误导,有恃无恐,欲盖弥彰。  梁传峰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组织纪律,毫无政治规矩和党员本色,名为其子开拓,实为自己开罪,行贿涉黑,数额巨大。他在经营企业中,欠下巨额债务,已是当地臭名昭著的‘’老赖‘’,罪恶昭彰,罪不可恕。  梁氏父子凭借在省里有执法、懂法、善于钻法律空子的强大后台,完全无视法律,凌驾于法律之上。至今仍逍遥法外。上蹿下跳,气焰嚣张,不收敛,不收手,试图买通和勾结兖州区公安局主管经侦的副局长及经侦大队长,济宁驻京办及北京公安等有关方面的领导,混淆视听,恶意误导,有恃无恐,欲盖弥彰。威胁舜世法人杨智想,若敢在顶雷期间暴出他们蓄意诈骗行为,就要其父母性命。威胁维权人员,若不停止揭露他们的罪恶行径,小心性命。  梁传峰身为村党支部书记,咨意践踏政治纪律和组织纪律,毫无政治规矩和党员本色,勾结当地政府和警察,大肆吃请贿赂,名为其子开拓,实为自己开罪,行贿数额巨大,涉黑线索明显。利用身为村支书的便利,咨意挥霍集体财产。在经营企业中,欠下巨额债务,有钱也不还,已是当地臭名昭著的‘’老赖‘’,罪恶昭彰,罪不可恕。  有证据表明,梁氏父子暗箱操作,买通当地政府暨有关公安人员,背景污浊复杂,关系盘根错节,为此我们强烈呼吁,盼请中纪委直接出面干预,立案查处。  举报情况具体如下:  2018年6月26日,北京舜世金融服务外包有限公司(融资端),因济宁鲁南银企(业务端)停止资金划拨,而引发了一场金融灾难。这是一起蓄谋已久的金融诈骗,轰动了首都,也震惊了全国。这一重大事件,侵吞债权人本金12.8亿,2000多舜世客户受波及,蒙难人数过万。  济宁市鲁南银企和北京舜世金服对外宣称做银行过桥业务,年利润超过百分之百,返债权人年息30%,以此蒙骗欺诈了以北京市民为主的2000多名客户。实则只有少量资金做了银行过桥,且半年多已没有再做此项业务,而绝大多数的资金都经由北京舜世和鲁南银企共同的幕后老板梁立柱,投向了他自己为实际控制人的企业,或者他亲属及同乡朋友掌控的公司。鲁南银企法人李阳,舜世金服法人董事长杨智想,和‘’被投资的那些公司的法人、董事长一样,都是梁氏父子操纵的木偶和傀儡。整个事件从一开始就是彻头彻尾的有组织、有预谋的恶意诈骗。  他们的操作模式是:舜世在北京负责融资,然后把资金交给鲁南银企,鲁南银企再将资金一部分返给北京舜世,用于支付债权人的利息(及到期本金)及舜世公司所有人员薪酬及一切办公业务费用,而剩余的大部分资金用于开展过桥及投资业务。不为人知的是,在北京的舜世金服和在济宁的鲁南银企这两个公司,其实际控制人都是梁立柱。梁是济宁市兖州区王因镇人,同其父梁传峰(村支书)在济宁市兖州区经营以“宏顺”冠名的系列家族公司,同时成立了多家为侵吞资金和洗钱的空壳企业及“虚拟”公司。舜世金服的每一笔资金都由梁立柱控制,鲁南银企的每一笔资金也由他划转。也就是说,舜世融资的钱,全部都交到了梁立柱手里,密钥只由梁掌握,转账和返息都由他一人说了算,只有他对这些钱具有实际的控制支配权。初步估算,梁立柱、梁传峰通过舜世侵吞的钱投入他自己企业的至少有3到5亿,投入到科大鼎新4到5亿,另外还应有2到3亿只有他自己才知道在哪里。梁传峰、梁立柱是制造这场灾难的始作俑者和罪魁祸首,是有组织、有预谋的诈骗犯。  6月26日事发之后,梁立柱曾劝舜世金服法人杨智想跑路,并许诺给杨包办他的一切,坐牢出来后再给他一笔钱。杨没有选择‘’跑路‘’,为了给自己减轻罪责,扮演受害者,貌似跟投资者一起追款,实则全是套路,跟此前在济宁当地发生的案子套路,从说辞到做法如出一辙,一模一样。被杨智想“一直在追钱”蒙蔽的善良的债权人,2个多月来苦苦等待却一无所获,没有拿回属于自己的一分钱,反倒为恶人转移、藏匿财产提供了时间。作恶之人把上万人众,置于水深火热之中,度日如年,每分每秒在承受焦虑和煎熬。有个老人已因此过世,多人处于精神崩溃边缘,相当多的人已病倒,一个叫其林的债权人已有7个月身孕,用她父母抵押房子的钱出借给舜世200余万元,事发后,父母绝望,胎儿早产。  截止目前为止涉及到的受害人已经超过2000人,每天都承受内心的煎熬,据我所知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有位老太太投入100多万一时缓不过来已经去世了(可以去调查),而坑害我们血汗钱的人却得不到法律的制裁,我们这些安分守己的人有苦得不到伸张,那些违法乱纪的人却拿着不义之财到处挥霍;真的不清楚我们的下一代该教育他们为人诚信、安分守己,还是要告诫他们“法”不过是一个字而已。敬请领导们为我们这些受难的平头百姓主持公道!!!  人间悲剧在一幕幕上演,一桩桩,一件件,罄竹难书。债权人再也熬不下去了!他们开始爆发,开始怒吼!8月3日他们结队去了山东驻京办,如问题再得不到解决,他们就会结队去济宁,去中南海,去天安门。时至今日,事态已发展到严重危及生命和社会安定,现在债权人里已有多人明确表示‘’钱再要不回来就要以死相搏‘’,2000多个家庭,在首都一旦集结爆发,后果将不堪设想。债权人的唯一诉求就是:惩治罪犯,还我本金!只有把债权人的意愿变为现实,才能有效化解以上危机,才能真正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这一重大事件的发生,充分暴露出我党的极个别基层领导干部、党支部干部违反党的政治纪律、组织纪律,目无法纪,恣意妄为,纵容子女胡作非为,坑害百姓,实在令人发指。必须将这种败类清除出党,并追究其本人及相关人的刑事法律责任,返还客户本金,还人民一个公道。  此事件因涉及金额特别巨大,涉及人数众多,加上种种迹象均表明,此案为蓄意而为,梁氏父子必然会掩罪销赃,转移视线,以‘’资金都已投入到企业‘’,‘’现在企业不景气‘’,‘’工资都发不出来‘’等事先编织的谎言为由,钻空子,找借口,制造伪证,万般抵赖。其实,这些完全都是梁氏父子在实施诈骗的两年多前,为逃避法律制裁而蓄意准备好的脱辞而已。所谓‘’投向企业的钱‘’,大多都已进了他自己的腰包,而那些所谓的‘’企业‘’,其实就是他们自己家的‘’自留地‘’。何其荒谬,何其歹毒也!  为此,我们全体2000债权人恳请有关部门为我们做主,立案彻查此事,依法保住广大债权群众的利益,将胆敢在京城施骗、坑害百姓、为恶一方的犯罪分子绳之以法。     ◆董事长 杨智想:15865701234~15652316666 身份证:370827198701203235  ◆总经理 马小明:13331188002~13126511666。 身份证:130225197807147812  ◆卫威 马小明老婆,前妻13811183385向上金服 身份证:420107198206150026  ◆邹兆阳 和马小明卫威关系密切 17777790254  ◆梁传峰 电话:13505372068. 152 6570 7777身份证370822196210011617  ◆梁立柱 18463732222 身份证:370882198309201678  ◆谭覃 公司监事,舜世金服股东舜世资产大股东 370811198612223049 济宁市市中区安居镇 山东科大鼎新子公司深圳畅朗股权质押在舜世资产名下  ◆ 苑宽宾 电话18678761059 1981年3月22日生,济宁市任城区云川街8号  ◆孙苗苗 苑宽斌老婆 济宁星满和法人 15376521111(待核实是否本人)  ◆陈华丰 担保公司济宁市柏景湾苗木有限公司法人 身份证:370882197801155533  ◆李 阳 济宁市鲁南银企民间融资登记服务有限公司法人  1.王因镇人民政府电话:05373862309  2.苗营村电话:13562402888  3.宏顺玻璃公司电话:15069730556  4.宏顺电子公司电话:05373860568 13576521111  5.宏顺化工公司电话:05373860568  6.宏顺机械厂电话:05373766669  7、周珂 济宁银行嘉祥支行行长 0537-6822799 (咨询电话)  《谁是“6.26灾难”责任人?》  梁传峰、梁立柱父子及其追随者,打着响应国家“让民间资金体现出真正价值”、“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的旗号——说明国家号召。拿着国家工商管理部门颁发具有“资金融通配套服务”资格的《营业执照》——说明经营合法。拿着与山东兖州工业园区管理委员会签订的《转贷资金合作协议书》、与济宁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签订的《合作协议书》、以及济宁银行嘉祥支行出具的《承诺函》——说明没有风险。媒体宣传、领导站台、明星捧场——说明社会各界对舜世、银企经营的肯定、支持和鼓励。在这种没有法律风险、没有经营风险,社会各界精英都认可的情况下,北京2000多家庭登记、出借资金的行为没有过错。事实说明:本案的《民间融资服务登记协议》、《履约担保函》是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没有违反国家法律规定,合法有效。让无过错难民自己扣除利息的报案做法,没有事实和法律根据。  谁是“6.26灾难”责任人?  一、舜世、银企公司,实际控制人梁传峰、梁立柱,高管、及没有拒绝或检举的会计。  舜世公司法定代表人杨智想说“舜世公司实际控制人是梁立柱,舜世的每一笔资金都是梁立柱掌握划拨,给所有投资者的本金兑付、返息及团队返佣,舜世运营费用,都是提前报备梁立柱,然后梁立柱将资金划拨到给投资者返金的固定账户。银企公司实际控制人也是梁立柱,李阳也是法定代表人,并不掌握资金的去向划拨”。表面上舜世、银企两个上下游、独立的、强强联合的公司,实际是被梁立柱一人把持、控制,违背了《公司法》监督、激励、控制和协调的公司治理结构的规定。该两公司高管都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舜世、银企公司违背承诺,未将全部资金用于过桥业务,也是6.26灾难的重要原因,因此舜世、银企没有拒绝或检举的会计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法律根据是《公司法》第二十一条 “公司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不得利用其关联关系损害公司利益。违反前款规定,给公司造成损失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会计法》第二十八条“会计人员对违反本法和国家统一的会计制度规定的会计事项,有权拒绝办理或者按照职权予以纠正”;第三十条“任何单位和个人对违反本法和国家统一的会计制度规定的行为,有权检举”。所谓赔偿责任,除公司要补缴未实缴的注册资金外,其他个人都要以身家财产承担。  二、债务人中与舜世、银企有关联关系的公司、实际控制人、高管及没有拒绝或检举的会计。  舜世、银企聚集的资金大部资金流入梁传峰、梁立柱自己的洗钱公司,或与之联盟的洗钱公司。舜世法定代表人杨智想说:借款企业手里也没有合同,合同都在梁立柱手里。说明:这些债务人公司与舜世、银企不是《合同法》中平等主体间的权利义务关系,而是利益均沾的一个利益共同体,应在接受资金的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包括被法院执行的公司,以及利率等于或低于舜世、银企与北京难民利率的公司。同样,所谓赔偿责任,除公司要补缴未实缴的注册资金外,其他高管及没有拒绝或检举的会计,都要以身家财产承担。  三、为舜世、银企宣传的媒体、站台领导、捧场演员。  媒体宣传、领导站台、明星捧场都为迅速提升舜世、银企公司档次与品味,打响知名度,增加权威性,从而促进其民间资金登记的数额起到了积极的作用。现在北京2000多家庭上万人众受到损害,老人过世、孕妇流产、服药自戕、夫妻离异、变卖房产、哀鸿遍野……根据《广告法》第五十六条“关系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务的虚假广告,造成消费者损害的,其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广告代言人应当与广告主承担连带责任”。  四、发放《营业执照》的工商管理部门,签订《转贷资金合作协议书》的政府部门,签订《合作协议书》、《承诺函》的金融机构,及监控企业资金异动的银监部门。  《营业执照》政府发的、《转贷资金合作协议书》政府签的,《合作协议书》、《承诺函》金融机构盖章的。而且舜世、银企、及其利益共同体的诸多公司,实际是梁立柱及其幕后老子梁传峰支持唆使的犯罪集团,违规运营两年多国家各管理机关毫无察觉,拿着纳税人的钱,不监管,致使响应国家号召的首都2000多家庭上万人众心神不宁、心焦如焚。将来振臂一呼,还有谁嬴粮而影从?客户无过错,国家应负管理不当之责!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999个字符
已有2999条评论 点击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