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 宝岛 谜案 卖年货 烘焙 别墅 汇泉贷 足球 大话 县区 车讯 选车 文学 购车 网城 大学 贵金属 兵器库 办事 农业

主页 > 理财师 > 宝岛 > > 正文

国企再做恶:新版黄世仁与杨白劳的故事(如有不实,本人负全部法

2018-12-05 03:31  来源:未知           

本报告于2017年9月11日,送交到山东钢铁于济南高新区舜泰广场的总部。本报告送给当事的各领导,转交给山东钢铁现任董事长候军先生,本报告完全是事实求是,如有不实,本人愿意负全部法律责任。欢迎朋友们转载。非常感谢大家阅读!尊敬的候董事长:您好!在这此报告时,我已山穷水尽,陷入必死的结局。万般无奈之下,在此,向您写此报告,再次申请内退。我在济钢勤恳工作了二十三年,希望在济钢搬迁时买断,离开济南和家人团聚。因此2016年10月份山信新公司成立要求签新合同时,我拒绝签新合同。在和领导的多次沟通中,我都态度明确的说希望买断后和家人团聚,拒绝签定新合同。从来没有犹豫、含糊过。即使是今年二月份我得抑郁症后,我也是表示在济钢拆迁安置时,“平平安安”、“顺顺利利”的离开济钢,不与山信签定新合同。在山信分公司很多次通知我写自愿不与山信签合同报告时,一直到今年五月份在OA上通知我写不与山信签合同的说明,我都是回复只能写遵守与山钢济南股份分公司的合同,其他的无法写。在签新合同中领导不断约谈,不签合同就停工作、停工资收入。不断的要求写自愿不签合同的报告。我不知道济南股份分公司早已单方解除了与我的合同,不能无故旷工,所以必须来原单位上班。也看到同事们都陆续都签了新合同。在各种压力下,我孤身一人日感仰人鼻息,靠人施舍。逐渐自卑,精神恍惚,情绪低落。我于今年2月份得抑郁症。尤其是在2017年5月10日山信领导找我谈话前半个小时,我终于接到《关于与山信软件股份有限公司签订劳动合同的通知书》,才得知早在七个多月前就成了无合同的黑职工,七个月的坚持只是一场空,“平平安安”、“顺顺利利”离开济钢的希望落空,这直接导致我精神崩溃、抑郁症加重。有了非常明显的自杀、暴力倾向。在抑郁症的折磨下,我的记忆力、理解力和文字、语言表达能力都严重下降,平时精神恍惚,无法集中精力,基本丧失了学习能力。同时,抑郁症也严重影响了我的正常工作,常在工作中感到有心无力,并伴随着暴躁、消极和逃避的情绪,基本失去工作能力。对今后工作和生活的极度忧虑和对自己无能为力的苦闷与愤怒,又在影响、加重我的病情,常使我产生不能自控的暴力、自残、自杀的想法和行为。在清醒时的内疚痛苦和失控时的狂躁焦虑的双重夹击之下,我犹如困兽般绝望、挣扎。精神、肉体的双重折磨和清醒、失控的轮番刺激,使我痛不欲生,已严重失去工作能力。但是我还有年迈的父母要奉养,有几十万的外债要偿还。作为全家收入的主要来源,我的病情让原本就贫寒的家庭雪上加霜。因为与济钢的合同纠纷是我抑郁症的直接源头,为了今后的基本生活能有所保障,我已不能轻易离开济钢(山钢)。但想离开患抑郁的环境,希望换一个工作环境,可能会对病情有帮助。但是招人的新单位是双向选择,一是达不到考核要求也签不了合同;二是即使签了合同不能适应工作也会解除合同。因病情严重,我基本丧失学习技能和工作能力,无法适应新的岗位,万般无奈之下,于7月初打报告申请内退。病情的影响和内退申请的不了了之,叠加济钢安置工作开始,7月中旬突发高血压,胸口闷、痛,向领导多次汇报,申请能住院看病,一是医保能报销一大部分成本,二是通过详细检查确定病因。领导要求走病假流程。从我的实际情况而言,日常药物花费已经是沉重负担,省立医院一个月的药费至少2400元,齐鲁医院至少1400元,为节约成本,我一直在齐鲁医院看病、拿药。就算拿全额工资都是入不敷出。如果走病假流程,只能发基本工资的70%,拿到手的可能不足一千块钱。连基本的药费都无法支付,更不用提赡养老人、定期检查身体和偿还债务。这简直是要将我逼上绝路。因病情影响,我有严重自杀、暴力倾向,自杀尚不会危害他人,但若暴力伤人,后果不堪设想。但为了能拿到全额工资,为了养家糊口,为了有钱治病,不危害社会。即使我病到难以忍受,也还坚持正常上班。在各种压力下,也让我病情更加严重,精神恍惚,无法自控,甚至对公共安全产生了不好的影响。6月份以来我频闯红灯、逆行,与交警、协警多次发生冲突,7月27日又因骑电动车逆行还脾气大罚款20元。每次冲突,情绪平复后自己也深感后悔。实在坚持不住,8月上旬我在济钢医院接受住院治疗,结果在门诊和病人发生冲突,引发严院长不满。在住院的第二天,发现已花费三千多元,想到7月底发工资时,我的工资直降了一千多,就算是医保能报销一部分,但现在已是入不敷出,花钱如流水,实在是住不起医院。第三天就出院,回家调养。随即单位通知我走病假流程。得抑郁症以来,为避免和他人发生不必要的争执,我一直深居简出,也深感人情冷暖,常受人岐视。现实的困境,让我感受到活着艰难,生不如死,无数次的想,也许死才是最终的解脱。但想到年迈的父母,我又陷入不停的痛苦挣扎之中。我历来服从领导、服从管理、服从大局,在我生活困难的时候,我摆地摊、卖苦力赚钱,也没有给单位添过任何麻烦。但我现在实在是没有工作能力了,如果拿病假工资,没有能力治疗抑郁症。我除了自杀,就是病重伤人,危害社会,最终是家破人亡的结局。恳切地请求领导们考虑我的实际情况,给我一条活路。山钢是在党领导下的国有企业,党、政、工、团各组织一直以来为职工谋福利,对患病、贫困职工不抛弃、不放弃。在候董事长领导下,更不会眼看着一个勤恳奉献了23年的职工家破人亡。在此,我在清醒的时候再次申请:一是批准我内退;二是考虑到我得病的病因和治疗的实际困难,给予患抑郁的精神补偿和生活困难补助;三是今后发生因抑郁症伤人、自残、自杀等突发行为、事件,山钢公司能给予一定的经济和法律援助。请领导批准为盼!高国栋2017年9月10日手 机:18006361039身份证:370911197508060017微信号:18006361039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999个字符
已有2999条评论 点击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