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 宝岛 谜案 卖年货 烘焙 别墅 汇泉贷 足球 大话 县区 车讯 选车 文学 购车 网城 大学 贵金属 兵器库 办事 农业

主页 > 理财师 > 宝岛 > > 正文

沸腾新十年|吴晓波向左 罗振宇向右

2018-11-08 14:42  来源:未知           

1. 这是沸腾新十年的第九篇剧透,也是左右体例的第三篇,同样超过两个月的采访,同样超过两万字的篇幅,同样尽我们所能的呈现我们所能get到历史轮廓和细节。

2.上一篇二手车电商剧透我们采取武侠小说的章回体,这次我们尊敬可爱慈祥和蔼的狸叔用60秒的时间填了一首《浣溪沙》:

拍岸晓波问九天,雷霆振宇看花田,成名时刻一文前。

得到海蓝山峻远,蜂巢生态匠人编,渐宽衣带聚峰巅。

3.本文的主题是知识付费领域的南北两大先锋:罗振宇与吴晓波。知识付费的风口在2016年、2017年两年被引爆,这两人各自都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两人从传统媒体到自媒体转型,再从自媒体到商业闭环和生态,两人的共同点和不同点一样突出:

这两个人,相差不到5岁,都曾经是中国最好的财经媒体人,只是一个在出版写作领域,一个是电视领域;这两人,一个通透聪明得让外界觉得狡猾狡猾的,但却在资本面前屡屡退让,在纷争面前总是既不得理更不被人饶;一个才华横溢得让公众无比期望其能每时每刻回到书桌前奋笔,但却在商业和资本面前有着自己从容的布局谋篇。

这两个人,都有着商人和文人的AB面,把商人写在A面的那位其实内心是情怀满满,更多的是把搭建起一个团队和用产品驱动的方式去形成一个提升全民通识素养的教育服务平台,把文人写在A面的那位在商业上其实也玲珑剔透,用运营驱动的方式一步步的建立起自己的商业闭环,滚起自己的雪球。

这两个人,一个曾经服务腾讯多年,最初业务也是长于腾讯,整个做派很腾讯,听说最近也拿了腾讯的钱,一个在杭州出生,上海求学,在江浙商业环境里腾挪,以类似阿里的方式构建其自己的生意组合拳。一个很腾讯,一个略阿里。

这两个人,一个向左希望打通整个新匠人的商业闭环,一个向右希望形成知识服务的教育平台,而他们共同服务和影响的是当下中国对生活品质有要求,对精神世界有追求,对通识教育有渴望,未必财富自由,但追求财富自由的那一小拨人,他们称之为新中产,而我们更愿意定义这群人为中国未来科技创新的鼎力支持者,中国成长为创新国家的中坚力量。 吴晓波向左,罗振宇向右。

4.本篇作者张梦华,喜欢问十万个为什么的萌白甜+女文青一枚,欢迎各位邻里打赏。左林右狸频道还会继续媒体赛道的挖掘,敬请邻里们关注。

1.拍岸晓波问九天

2008 年,吴晓波在刚刚完成的新书《激荡三十年》最后一章写道:“这是一个需要想象力的年代,一出长达百年的复兴大戏将达到前所未有的高潮。”结束对改革开发三十年的描绘与梳理,坐在书桌前,俯瞰京杭大运河的川流不息,畅想这个国家的未来时,吴晓波带着一种莫名的兴奋。只是,未来大部分时候只潜伏在那些想象力无法触及的地方。他想象不到,移动互联网在几年后会以超级大浪的姿态猝然而至,将他倚靠近二十年的传统媒体逼近坍塌的边缘。

吴晓波

吴晓波想不到的事情还有:诞生于其寓所几条街外的那家名为阿里巴巴的公司将在未来十年里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几家企业之一;他如愿在西湖边开了一家名为“蓝狮子时尚书屋”的书店,但在赔掉 200 万注册资金后又很快关门;四十岁之后的人生挑战很快降临,他将被卷入一场知识产权官司,作为争议的主角不断受到各家媒体的追问。

但可以确定的是,四十不惑的吴晓波正处于个人创作的最旺盛时期,面前的书桌上堆放着他从全国淘来的各类家族史、口述史、回忆录与城市发展史,留存在脑子里密集的史料信息到底来自哪个章节,连他自己也搞不清。2007到 2010的三年间,他的《大败局2》《激荡三十年(上、下)》《跌荡一百年(上、下)》《吴敬琏传》先后出版,一本接一本,都是开创先河的大部头,这三本书被称为中国企业史的三部曲,不仅有着广泛的社会影响力,也是相当长一段时间内的畅销读物。

这段创作高潮因为 2010 年那场知识产权官司被中断,曾经做过吴敬琏 9 年助理,并出版过《吴敬琏评传》的柳红控告《吴敬琏传》抄袭,之后,吴晓波的大部分精力开始被纠缠在这场官司上,直到 2011 年底,法院宣布吴晓波胜诉,将这场风波打上一个结。

如果将企业成长阶段与个人类比的话,此时刚刚被以BAT 的名义与百度、阿里巴巴归为互联网三巨头的腾讯与吴晓波一样处在风口浪尖,2010年 10 月,腾讯与奇虎 360 的3Q 大战使前者遭遇前所未有的舆论围攻,公共形象急速坠落。

这场沸沸扬扬的“垄断”纠纷之后,腾讯开始积极调整企业战略,其中一项重要内容便是重塑品牌形象,2012年,时任腾讯公关顾问的罗振宇向马化腾提出了一项公关建议:找人为腾讯做传,梳理企业发展史,并向其点名推荐了自己的老朋友吴晓波。

吴晓波和罗振宇相熟于 2008 年,当时,央视新闻频道改版,强化特约评论员制度,吴晓波作为受邀的 6位评论员中唯一的财经评论员入驻,开始频繁出现在央视,并由此认识了已经从《对话》离开,在梅地亚中心(中央电视台制作中心所在地)为做节目策划的罗振宇。

罗振宇

那段时间,罗振宇和号称央视策划费最贵的策划人石述思常结伴出入各类策划会,策划会通常氛围沉闷,在场的人有一搭没一搭,发言像击鼓传花,各人懒得接也勉强应付几句。转机一般出现在罗振宇和石述思推门的那一刻,话题和视线会像仪器上的红色指针一样瞬间弹向两人的位置,两个资深电视人一唱一和,观点、论据开始密集交替出现,一边洋洋洒洒讲几分钟,喝口水的间隙,另一个人马上笑盈盈接过话头,继续侃侃而谈,在场的人这时就很难找到插话的空间了,一两个小时下来,所有人像现场观看了一场对口相声,而在众人还在回味这段双簧时,两个人丢下一句“还有一个会要开”便匆匆离开。

一直与文字打交道的吴晓波,很难想象将这样的场景安放到自己身上,他有江南文人的斯文典雅,说话慢条斯理,几句话说完会习惯性地顿几秒,看看旁人的反应,连表情变化也要比常人慢半拍,在吴晓波看来,眼前这个被称作老罗的笑眯眯的胖子不仅才学外溢,善于表达,还经常展现出一种化腐朽为神奇的能力。

吴晓波和罗振宇的第一次深入合作始于第一财经期间,也是在2008 年,为了配合改革开放三十周年,第一财经计划将吴晓波年初出版的新书《激荡三十年》拍摄成纪录片,由刚刚从央视出来的罗振宇任总策划,吴晓波为总撰稿,时任第一财经副总经理章茜任创意总监。

纪录片在 5 月份立项,一共 30集,紧紧巴巴200多万的预算刚刚够用。策划会前,吴晓波先列出了一张100 多人的名单,都是他在书里重点着墨的人名,理论上,找齐这张名单里的企业家才能够完成这部纪录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999个字符
已有2999条评论 点击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