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 宝岛 谜案 卖年货 烘焙 别墅 汇泉贷 足球 大话 县区 车讯 选车 文学 购车 网城 大学 贵金属 兵器库 办事 农业

主页 > 快消 > 大话 > > 正文

女干部沾染赌博1夜输16万 取67张补助存折还赌债

2018-07-27 21:01  来源:未知           

  

  ——四川省雷波县溪洛米乡原乡长冯莹盈案件警示录

  2018年4月9日,经四川省雷波县委批准,雷波县纪委监委将溪洛米乡原乡长冯莹盈开除党籍,其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一个28岁就当上乡长的基层女干部,却因为一次至今也说不清的赌局,在短短几年里走上了挪用公款偿还赌债的不归路。这一切的背后,是一度“消失”的67张特殊困难儿童生活补助存折。

  无人过问 补助存折沦为提款机

  翻看冯莹盈的简历,自2009年考上永盛乡槽田村村官起从事涉农补贴工作,到2012年担任一车乡副乡长分管民政、办公室等工作,再到2016年担任溪洛米乡乡长,一直与扶贫补贴“一卡通”打交道。多年基层工作,取得了一定成绩,但最终也倒在了“一卡通”上面。

  事情要从2012年10月25日说起。据时任一车乡乡长的谭东回忆,当天县民政局通知各乡领取特殊困难儿童生活补助存折,考虑到冯莹盈刚当副乡长一个月还不熟悉工作,他就叫乡政府一名工作人员和冯莹盈一起去民政局领取存折。这次共领了50张,还有18张因资料不全没开户,在2013年1月9日办好后由冯莹盈领取。当时,一名特困儿童亲属刚好在雷波县城,就取走了1张存折,另外67张则被冯莹盈暂时存放在自己办公室里。

  本应发放到村到户的特殊困难儿童生活补助存折,为何被冯莹盈扣存在办公室了?据冯莹盈供述,这些存折发下来不久,县里就要求对特困儿童补助申报的真实情况进行复核。冯莹盈多年从事乡村工作,了解当地乡村不同程度存在虚假申报等情况,认为这批申报的特困儿童可能不符合标准,就把这67张存折放进抽屉没管,时间一长便将这件事忘在了脑后。自此,民政局以为补助在正常发放,冯莹盈以为账户已经作废,受助儿童监护人以为补贴没申请下来,于是,67张特殊困难儿童生活补助存折就这样“消失”了!

  如此过了一年多,冯莹盈在整理办公室时,发现这批被遗忘的存折。估计存折早已过期的她去当地信用社销户,却意外发现存折上居然有钱,补贴一直在拨付。“明知这是国家的钱,是困难群众的钱,但我被逼的没办法,做了今生最错误的决定。” 原来冯莹盈因赌博欠下了高额债务,发现这67张“消失”的存折一直有补助款汇入后,开始了挪用公款偿还赌债的堕落行径。一审判决书表明,截至今年2月最后一次取款,她已从这些存折上挪用公款885315元。

  按照凉山州有关规定,特殊困难儿童生活补助以户为单位向村委会申请,村委会调查、核定、公示后报送乡镇政府审核、公示,再报送县民政局审核,最后通过民政部门将救助金拨付银行,由受助群众直接到银行领取。在这样严格公正的制度程序下,为何实际执行会出这么大的问题?从冯莹盈的供述中可以发现其中端倪。

  一方面,一车乡地处偏远、交通不便,各种补贴往往由乡村干部代领代发。2012年时,一车乡没有通路,还经常停水停电,村民只能到雷波县的农商行网点支取惠农补贴,来回一趟车费就要100多元。另一方面,当地对折、卡的监督管理很不严格。时任一车乡副乡长的冯莹盈不仅负责折、卡的代取发放,还负责发放后的审核检查。当县乡相关职能部门要求检查上报发放核实情况时,冯莹盈要么避重就轻地检查一下,或者自行检查情况上报应付了事。这些问题的存在,让县里的审核制度成了挂在墙上的摆设,没有落到实处,为冯莹盈利用职务之便对特困儿童存折做手脚提供了便利条件,使她作案多年未被发现。

  作为本案的当事人,冯莹盈根本没有树立群众意识和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不仅对补助的申报发放不认真审核,还把手伸向了困难群众的切身利益。工作在基层的她,明知存折背后是67名特困儿童,却并没有把补贴资金和老百姓的疾苦放在心上。用冯莹盈自己的话说,6年来,这67户特困儿童她一个都不认识!

  负债累累 沾染赌博再难抽身

  2013年底,冯莹盈在街上“巧遇”牌友梅姐,梅姐说临时有事,请她帮忙打会儿约好的牌局。冯莹盈对平日里“豪爽大气”的梅姐毫无提防,欣然前往,殊不知这一去却推开了通向罪恶的大门。

  本以为是像平时一样打麻将玩玩而已,到了地方才知道竟是500元起的“血战到底”。一听牌局这么大,冯莹盈本想走,但碍于梅姐的“盛情”相邀,还是坐了下来。慢慢的,输时的沮丧,赢时的狂喜,让原本忐忑的冯莹盈逐渐亢奋起来,从当天下午2点一直玩到了第二天上午10点。这期间,冯莹盈数次打电话让梅姐赶紧回来,均被梅姐以各种理由搪塞过去,并说没钱就找旁边的人拿,这让冯莹盈以为牌局上的人都是梅姐的朋友。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999个字符
已有2999条评论 点击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