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 宝岛 谜案 卖年货 烘焙 别墅 汇泉贷 足球 大话 县区 车讯 选车 文学 购车 网城 大学 贵金属 兵器库 办事 农业

主页 > 旅游 > 办事 > > 正文

黑恶势力刘宗德的不法行为

2018-12-03 21:00  来源:未知           

刘宗德系北安市政协委员、房地产开发商、北安市通北镇家电城老板、北安市黑恶势力头目。李小平身为人民警察,包庇放纵黑恶势力头目刘忠德等不法行为  第一件事:  2008年冬,当事人通北万达家电城老板孙忠伍,因争夺小家电长虹电视的代理权与电商、开发商刘宗德发生矛盾。刘宗德本人带领4名手下开车将孙忠伍 装入麻袋强行从家中劫持到北安市通北镇南河边树林中非法拘禁并用棍棒刀具殴打恐吓六、七个小时后将其丢在大雪中,并将其手机抢走砸碎,断绝其与家人联系。身受重伤昏厥的孙忠伍在大雪中苏醒后爬行1个多小时爬到了附近的农户家,用其电话报警。办案人通北公安局分局干警王忠礼接警后联系到家人拨打120急救车送往北安市第二人民医院住院抢救,事后无任何处理。孙忠伍多次找到北安市通北分局、北安市公安局、黑龙江省公安厅(蹲点告状)、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蹲点告状)。此后黑龙江省公安厅下令抓捕刘宗德,刘宗德得到消息后藏匿起来了,自此当事人孙忠伍每天遭到黑社会威胁,最后无耐与家人朋友断绝了一切联系逃离了北安市通北镇。至今,家人不知其生死去向,此事不了了之。(有照片为证,当事人也可做证)  第二件事:  2012年3月3日,当事人王雪峰因自家房屋拆迁与开发商刘宗  德未达成一致意见,刘宗德派5、6名手下(均为北安市刑满释放人员)在晚上8点多钟王雪峰回家途中用镐把在其身后突然袭击,将其头部、身体、四肢多处打伤后扬长而去。浑身血流不止的王雪峰立即报案,并于9点多鈡入住北安市第二人民医院就诊,医生当时的诊断为:头部挫裂伤,腰部臀部软组织挫伤,右肘部擦皮伤。遂住院治疗。(王雪峰的病案号为:020104613)王雪峰出院后没有得到公安局任  何处理结果,之后由亲属(当事人姐夫的哥哥:北安市第一人民医院院长邢晓东)出面找到市里领导后刘宗德用钱摆平了此事。  第三件事:  2012年,我位于北安市通北镇门市被开发商刘忠德打砸,深夜,突如其来的暴力打砸使租户几个月大的婴儿受到严重惊吓,我和住户均报警,公安局没有给我们任何答复。  2013年门市、住房和仓库被刘宗德强拆,室内物品损毁,当时报警了,通北镇公安局出警,有监控录像、当事钩车司机口供、出警记录,刘宗德也承认了。通北公安局以房子扒错了为由私放犯罪嫌疑人“宋姓钩车司机”草草结案。我多次找通北公安局讨要结果,李小平说我给刘忠德打电话,你和他谈。  2014年7月,刘忠德与我补签了一份合同(后附合同复印件)<附件1>至今未履行。此合同于2017年8月20日黑龙江新闻广播电视台《律师专线栏目》即哈尔滨市恒辰律师事务所提供了法律援助,告知合同具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效力。  2015年,我给刘忠德打电话问他房子的事,他答复我说:“给你  房子,等着吧。”   2016年我又给刘忠德打电话问房子的事,他说:“已经转包给了李其军。”没有了下文。  2017年8月4日,我通过省行风热线(当日省行风热线做客黑河直播间)反映了此事<附件2:行风热线的反映材料>。行风热线转到黑河市政府督办。最后由通北镇党委书记高飞亲自协调,刘忠德在协商时盛气凌人,拍桌示威(有录音为证)<附件3>。再后来高书记多次找到刘忠德沟通协商均无果,后附通北镇政府的书面说明材料一份。  <附件4:通北镇政府的说明材料>  2018年2月8日我再次与李小平联系,对方说我再帮你协调,第二天,再打电话便不接了,转天我发短信给李小平,没有了任何回复。仅2012年至2015年刘宗德因强拆,在北安市通北镇就有20多人被他的手下打伤,期中部分受害人报案均无任何结果。2012年夏,刘宗德多次带人到我单位恐吓威胁。刘忠德为何如此嚣张跋扈,究其原因是在他触犯法律侵害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时得不到法律的制裁,反而得到了通北公安局局长(现北安市公安局副局长)李小平的庇护。  2018年3月28日,无奈下的我将题为“打掉黑恶势力保护伞北安市公安局长李小平”的帖子发到了天涯网站。  2018年3月30日,在高书记的陪同下李小平找到了我商谈此事,以来解决事情为由让我删了帖子。当时在场的有:高飞书记、李小平、我爱人、我本人、录像师。(有录像为证)  2018年4月6日,在高书记的协商下我们开始了第一次谈判。当时在场的有:高飞书记、李小平、刘宗德、李奇军(刘说工程已经转给此人)、我爱人、我本人、录像师。结果是置换对面的商服。(有录像为证)  2018年4月9日,在高书记的协商下我们又开始了第二轮谈判。当时在场的有:高飞书记、李小平、刘宗德、李奇军、我爱人、我本人、录像师。结果是之前的置换方案失败,原因是置换的房屋有400万的抵押贷款。最终的结果是折现补偿,硬生生将180万的损失谈成了105万。(有录像为证)  2018年4月12日,还是在高书记的协商下我们进行了第三轮谈判。当时在场的有:高飞书记、李小平、刘宗德、我本人、录像师。敲定了一个月后5月13日为最后期限。(有录像为证)。  2018年5月13日,我接到了高飞书记的电话,说对方要求先兑现50万,剩余的55万打成欠条。还说从大庆找来了一个赞助商,今年要在原址上盖高层。至今无人再过问此事,也没人再找我了,没有得到半毛赔偿。  仅我知道的刘宗德就有两个家电城(通北东方家电城、北安东方家电城)、北安九龙驾校、北安头道街开发的高层及门市正在销售中。是什么让他如此?他的底气又是什么呢?这是解决事情的态度吗?  直至今日事情兜转转又回到了原点。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999个字符
已有2999条评论 点击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