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 宝岛 谜案 卖年货 烘焙 别墅 汇泉贷 足球 大话 县区 车讯 选车 文学 购车 网城 大学 贵金属 兵器库 办事 农业

主页 > 就业 > 大学 > > 正文

原汝南县法院院长宋琳明执法不守法,为违法“村霸”兄弟开脱减罪

2018-12-03 18:05  来源:未知           

实名举报:原汝南县法院院长宋琳明执法不守法,为违法“村霸”兄弟开脱减罪2016年2月,时任汝南县法院院长宋琳明在“三严三实”(领导干部要严以修身、严以用权、严以律己,谋事要实、创业要实、做人要实。)教育实践活动中,因静心准备为全院干警上了一堂题为《以邹碧华为榜样,自觉践行“三严三实”》的党课,后该党课材料被最高法院评为“三严三实”优秀党课。然而这个嘴上常挂“严以用权、严以律己”的前法院院长,却为了其亲弟弟、河南省驻马店经济开发区关王庙乡村民实名举报村委党支部书记宋东明贪污、挪用公款、欺压鱼肉百姓、殴打举报人致轻伤等违法行为,四处进行开脱,利用其手中权力和影响力,阻碍公安、检察院对其弟弟违法行为进一步侦查,左右法院的判决,让数罪变成单罪,让贪污罪演变成挪用公款罪,让本该重判的实体刑,变成轻罚的缓刑……具体情况:由于长期鱼肉百姓,倒卖村里土地从中牟利,对稍有意见的村民,非打即骂,宋东明担任村支部书记以来,长期遭到群众们的举报。2017年2月,驿城区检察院反贪部门对宋东明开始立案侦查。2月14日,宋东明到案,28日检察院对其进行取保候审。经查,2010年11月,驻马店技工学校征用孙吴庄村孙西村民组耕地29.6亩,征地补偿款88.8万元。宋东明将征地补偿款88.8万元存入个人账户,并陆续取出挪用到其个人经营的砖厂使用。四个月后,宋东明将其中的69.18万元发放给村民,剩余19.62万元继续用于砖厂使用。检察机关侦查认定,宋东明于2012年2月20日将人民币19.62万元征地补偿款重新存入其在中原银行的个人银行账户,后取出发放给村民。据以上情况,驿城区法院判定宋东明触犯了刑法第三百八十四条挪用公款罪,判处一年缓期两年。村民对此草率的侦查和判决,惊得目瞪口呆,认为是法盲办案。第三百八十四条 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挪用公款归个人使用,进行非法活动的,或者挪用公款数额较大、进行营利活动的,或者挪用公款数额较大、超过三个月未还的,是挪用公款罪,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挪用公款数额巨大不退还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挪用公款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挪用公款归个人使用,进行非法活动的,以五千元至一万元为起点;挪用公款归个人进行营利活动的或挪用公款归个人使用超过三个月未还的,以一万元至三万元为起点。这里的数额较大以挪用公款一万元至三万元为起点,以挪用公款15万至20万元为数额巨大的数额起点。仅仅是按法院认定的情况:宋东明挪用公款69.18万元用于自己的砖厂经营,用时4个月,另外19.62万元用时1年3个月,难道这不是数额巨大,情节严重?许多村民指出征地补偿款的19.62万元根本就没有发放,涉嫌伪证罪。因宋东明得知举报涉嫌贪污孙吴庄孙西村村民组征地补偿款后,其出钱让孙吴庄孙西村民组村民王景群(宋东明的亲戚)出面 ,大肆请村民吃喝,送烟等卑鄙手段,胁迫村民签字,按手印出假证言。现有16户当时没有参与为宋东明掩盖犯罪事实的村民,签名投诉没有分到19.62万元的征地补偿。还有5户当时被逼迫的村民,签名承认当时是被逼迫承认收到征地补偿款,其实根本没有收到19.62万元的补偿金。检察机关调查取证时在乡政府纪委办公室而不是专业办案场地,也不逐户调查,为犯罪嫌疑人提供串供与做伪证的可乘之机。更可笑的的是,村民是被宋东明的亲戚王景群开车拉到乡政府做证明并说收到了补偿款,这好像就是彼此配合走过场,演的闹剧。在铁证如山、涉案资金巨大的情况下,检察院敢如此草率侦查、法院竟然荒唐判决,把黑的说成白的,把假的看成真的!宋东明之哥宋琳明的影响力真是不能小看。把本来应该强制关押,避免串供、造伪证的职务犯,取保候审,供其案外操作;把应该在专业办公点隔离、单独侦察询问的行为,变成到人员繁多的乡镇办事处“公开”询问,互相“监督”;把罪责更重的贪污罪说成轻刑法的挪用公款罪;让实体刑变成自由并不受限的缓刑……这一系列荒唐的做法,并不是个例。本人王振友,汉族,1962年3月7日出生,系河南省驻马店经济开发区关王庙乡孙吴庄孙西村原村民组组长,身份证号:412823196203076853,电话:15639666296。因为看不惯宋东明的坑害村民利益的行为,于2016年10月左右携带宋东明贪污的证据,先后向开发区关王庙乡纪检、开发区纪检、市纪检、驿城区检察院、市检察进行了实名举报。在我实名举报后,宋东明就千方百计对我进行打击报复。于2016年11月15日,宋东明利用手中的权力无端免去了我村民组组长职务。2016年11月16日,为了震慑我,不让其贪污行为暴露,宋东明更是伤心病狂、藐视法律的安排3个戴口罩,统一手持1米左右不锈钢管的打手,开着蒙着车牌车辆把我逼停在技工学校东500米处时,不由分说一脚把我踹倒在地,用钢管疯狂击打我全身。导致我右腿严重受伤,肋骨被打断2根,4根被打出现裂痕。他们殴打我后,上车时还威胁我说:“看你还敢告宋东明不!”殴打我的3个人,其中一人,被我认出是宋东明的亲属杨利峰。本人于2017年1月9日对这起典型的实名举报打击报复案,向驻马店市东高公安局报了案。办案的民警通知让我去分局辨认行凶人。尽管我辨认出了打手,但派出所人员随后就让他离开,至今案件仍然没有结果。我也多次向公安机关追问,但都石沉大海。这或许真的印证了宋东明在公开场所叫嚣的话,东高公安分局副局长王某(后因其它案件违纪违法被免职调离)非常听他的话,让他干啥,他干啥,让他现在到场,他绝对不会超过十分钟!一个公安分局领导却能被“村霸”左右,这其中的秘密只有宋琳明、宋东明和办案民警知道了!记得2016年12月,东高公安分局辖区一个白姓女子因为宅基地纠纷,被邻居雇人连续殴打,其中一次被打是她刚从东高公安分局报警归来。当有记者采访此事时,东高公安分局局长臧文彬宣称:“此案不破,我就辞职!”该段采访被许多媒体引用。臧文彬发话不到两天,这伙儿头戴帽子,又蒙口罩,施暴后徒步逃离的年轻人就被全部缉拿归案。这个事件,充分证明,在市区“天网工程”的监控下,公安是有能力、很轻松侦破此类案件的。为什么对于我的案子,东高公安分局9个月不侦破,即便是受害人认出了行凶人,公安机关也不缉拿。对宋琳明院长操纵司法的行为,孙吴庄村民表示惋惜和痛恨;对宋东明没有接受应有的法律制裁,孙吴庄村民表示恐慌和愤怒;对于公安机关、检察机关、法院给予宋东明的袒护、“关爱”,孙吴庄村民感到失望。为了让法律更有尊严,让违法者受到惩罚,孙吴庄村民又收集了宋琳明、宋东明兄弟的违法违纪行为,特举报如下: 1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999个字符
已有2999条评论 点击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