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 宝岛 谜案 卖年货 烘焙 别墅 汇泉贷 足球 大话 县区 车讯 选车 文学 购车 网城 大学 贵金属 兵器库 办事 农业

主页 > 就业 > 文学 > > 正文

关于姜某涉嫌故意杀人罪一案一审辩护词

2018-12-02 20:26  来源:未知           

关于姜某涉嫌故意杀人罪一案

一审辩护词

山西艾伦律师事务所 赵宏伟律师

地址:太原市小店区长治路103号阳光国际商务中心B座20层

联系电话:15203403905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山西艾伦律师事务所依法接受姜某本人的委托,指派我们担任姜某涉嫌故意杀人罪一案的辩护人。

作为辩护律师,对被害人李某死亡及被害人家属的悲惨遭遇深表同情。我认为帮助法庭查明事实,也是对于死者最好的安慰。

庭审会见了被告人姜某,查阅了案卷材料,现结合该案事实证据及庭审情况,发表如下辩护意见:

定罪部分

辩护人认为,根据现有证据不能认定犯罪嫌疑人姜某的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

一、起诉书指控“2016年3月21日凌晨,姜某肢解行为导致被害人死亡”所依据的证据不足,且无法排除合理怀疑

(一)尸检报告无法鉴定出被害人李某的死亡原因和死亡时间。

2016年7月22日,太原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作出了(并)公(司)鉴(尸)字 [2016]0013号法医学尸体检验意见书,检验意见为:1、李某可排除突发性心血管疾病及上述毒物中毒死亡。2、李某不排除生前头颈部遭受外力作用致颅脑、颈髓损伤死亡。3、李某不排除生前遭受外力作用致机械性窒息死亡。

在死亡时间方面,该鉴定意见并未对被害人李某的死亡时间做出鉴定;在死因鉴定方面,该鉴定意见仅仅使用了排除被害人死亡原因的方法,并未对于被害人李某的死亡原因得出肯定性的鉴定意见。因此,该鉴定意见无法证明被害人李某的死亡原因和死亡时间。除此以外,本案中没有任何证据能够支持侦查机关的事实认定,因此,侦查机关根本无法证明被害人李某死亡的准确时间和真正死亡原因。

(二)本案存在相反的证据证明被害人李某死亡时间在3月21日零时以前。

3月21日晚9点,被害人李某从柳北乘坐姜某驾驶的出租车直到死亡结果发生,没有任何一位证人现场目击了被害人李某死亡的经过,也没有任何录音录像记录了被害人李某的死亡经过。在整个过程中,只有姜某全程参与并经历了这个过程,所以姜某的讯问笔录就显得尤为重要。

侦查机关在侦查阶段共讯问姜某6次,前后供述都基本一致。姜某的供述还能与本案的其他证据相互印证,因此辩护人认为,姜某的供述比较真实可靠。为了证明本案的关键性问题,辩护人将姜某的第一次讯问笔录摘录如下:

1、在发生交通事故以后,姜某讲“被害人李某被甩到副驾驶车门外边了,距离副驾驶车门不到两米的地面上侧躺着,肋骨顶在被撞断的护栏上,衣服上、腹部上有血迹,姜某当时用手拨拉了几下,被害人没有反应,也不动弹。”

2、当姜某将被害人放到草丛中的时候,“我当时用手放在她的鼻子跟前感觉她不出气了,我认为她死亡了。”

3、之后姜某再次返回草丛中,姜某讲道“她当时还是一动不动,我用手摸了摸她的面部,这时我感觉这个女的身体已经凉了。”

4、次日零时,姜某返回现场藏匿地点后,被害人李某还躺在那个地方。此事距离交通事故发生已经4个小时。

根据姜某的讯问笔录可知,姜某驾驶的出租车发生单方交通事故以后,造成了被害人李某严重受伤。被害人被甩出车门外,一动不动,那么被害人此时便存在两种可能,一种是陷入昏迷,一种是发生了死亡结果。结合之后的情况,姜某第二次返回草丛时,被害人李某身体已经凉了。四小时后再次返回时,被害人李某仍在原地一动不动,显然,被害人在交通事故发生后,出现死亡结果的可能性更大,换句话说,被害人很有可能是在这段时间死亡的。

(三)被害人李某存在因交通事故受伤导致死亡的可能,即本案并未排除合理怀疑。

根据法医学尸体检验意见书第4页第4段的内容“死者残存脊柱颈6右侧软组织暗红色出血样改变,颈7—胸1段右侧肌肉出血样改变,胸2、3、4椎体前筋膜暗红色出血样改变,胸9-11椎体右侧筋膜下暗红色出血样改变,胃壁及相邻结肠处肠系膜暗红色出血样改变,结合病理检验肌肉筋膜可见红细胞,上述损伤改变,人为打击等不易形成,符合人体脊柱受到较大暴力作用所致,结合案情不排除撞击、摔跌形成。”检验意见内容“李某不排除生前头颈部遭受外力作用致颅脑、颈髓损伤死亡”。

由此可知,被害人李某的受伤,具有人为打击不易形成,符合受到较大暴力作用的特点,那么被害人李某很有可能是交通事故导致死亡的。结合姜某的讯问笔录、交通事故出警记录、交警现场勘验照片、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等证据,客观上也印证了被害人李某存在因交通事故受伤导致死亡的可能。

根据《刑诉法》第53条第2款的规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符合以下条件:(一)定罪量刑的事实都有证据证明;(二)据以定案的证据均经法定程序查证属实;(三)综合全案证据,对所认定事实已排除合理怀疑。本案中,侦查机关并未排除被害人李某因交通事故受伤导致其死亡的合理怀疑。如果李某的死亡原因系交通事故直接导致的,那么姜某肢解尸体的行为便与李某的死亡结果没有直接因果关系。

二、姜某主观上没有杀人的动机和故意

(一)根据姜某的讯问笔录和辩护律师的会见情况可知,3月20日晚上,被害人李某从迎泽区柳北口乘坐姜某驾驶的晋AT096出租车。当晚,姜某和被害人李某是第一次见面。正常情况下,姜某不可能对一个陌生人产生杀人的动机。

(二)姜某转移、肢解尸体的原因是由于自己无法支付死者家属巨额的死亡赔偿费用。当晚发生交通事故后,基于被害人的种种状况,姜某认为被害人李某已经死亡。晋AT096的机动车保险单显示,乘客险的保险金额只有10万元。显然保险公司无法足额支付被害人的死亡赔偿费用。再加上自己的经济拮据,姜某才会出此下策,事实上姜某主观上根本没有杀人的故意。

三、从现有的证据来看,姜某的行为符合交通肇事和侮辱尸体罪的构成要件。

刑法第133条的规定,交通肇事罪是指行为人违反道路交通管理法规,发生重大交通事故,致人重伤、死亡的行为。从姜某讯问笔录的内容可知,姜某作为车辆实际驾驶人,在实际驾驶过程中发生交通事故,并导致李某死亡结果发生。尸检报告也印证了死者交通事故死亡的可能。道路交通事故认定手续证明了交通事故确实发生。

刑法第302条规定,侮辱尸体罪是指以暴露、猥亵、毁损、涂划、践踏等方式损害尸体的尊严或者伤害有关人员感情的行为。姜某肢解尸体的行为,主要是为了逃避巨额民事赔偿,符合侮辱尸体罪的构成要件。

综上所述,李某死亡是客观事实,但没有任何确实充分的证据能够证明是姜某故意造成了被害人的死亡结果。辩护人认为,犯罪嫌疑人姜某的行为不符合故意杀人罪的犯罪构成要件,综合全案证据指控犯罪嫌疑人构成故意杀人罪的证据不足,且未排除合理怀疑。因此根据罪刑法定、主客观相一致的刑法原则,姜某不构成故意杀人罪。 1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999个字符
已有2999条评论 点击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