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 宝岛 谜案 卖年货 烘焙 别墅 汇泉贷 足球 大话 县区 车讯 选车 文学 购车 网城 大学 贵金属 兵器库 办事 农业

主页 > 快消 > 县区 > > 正文

【长城评论】昆明新科医院老板打员工背后是“宰”不到患者的焦虑

2018-11-10 16:53  来源:未知           

2018年6月24日,在云南省昆明市官渡区“昆明新科医院”网络部上班的员工张女士在院方一办公室内,遭到医院老板殴打致轻伤。该女子称,她因未成功约来网络咨询的患者,这才被昆明一莆田系医院老板打断腰椎。目前警方已经介入调查。2018年7月2日,爆料者张女士告诉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她之前学过相关的医学专业知识,在云南省昆明市官渡区“昆明新科医院”网络部上班,每天的工作就是在医院的官网上接受咨询,并尝试将患者约到医院治疗。                6月24日下午3点左右,张女士被医院董事长张武(化名)叫到办公室谈话。“张老板说医院通过搜索竞价,约一个患者到医院的成本是4000元左右,成本比较高,所以不管用什么办法也要把患者引导来院检查治疗。”张女士说,医院的网络部有四五十个人,其中有20个人对“搜索竞价”吸引来的客户进行引流,然后再交给专门她这样的工作人员进行一对一网络咨询,前来医院就诊的患者也多为网络部和新媒体约来。  而且医院会按照网络部员工约来的人数多少结算工资,“张老板说每条对话都是花钱买回来的,要约更多的人到诊才能降低竞价成本,我们6月的到诊任务是450个病人,但是在6月24日当天实际到诊只有200多人。”张女士回忆说,张武在办公室内很是恼火,“认为是我没有与咨询者好好聊,浪费了机会。”“他忽然一巴掌打在我的头部,将我打倒在地,然后就是一顿拳打脚踢。”张女士说,她遭受的殴打大约持续了四五分钟,其间曾有其他员工听到动静后赶来劝阻,“他还扔来一把椅子砸到我的腿部。”  张女士说,当时自己很是害怕,就一直叫救命,不得不跪地求饶。等对方施暴结束后,她还被要求写下保证书面。6月24日下午5时许,她拨打了报警电话,并前往医院诊治伤情。  医院方面的压力最终都会转移到患者身上。有道是“羊毛出在羊身上”,4000元的分摊成本肯定要从患者身上赚出来,如此一来,患者进入这样的医院后会面临什么样的境况其实不难想象——医院就像一台榨汁机,而患者就是那只被放进榨汁机里的橙子,榨汁机传递到橙子上的压力越大,橙子里的汁液就被榨得越干净。随着患者的防范意识逐渐提升,一些民营医院还想出了各种“花式”榨法——近几年频频被曝出的患者“手术做到一半又被增加项目”之类的新闻,就是“花式”榨法的一种,那种躺在手术台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感觉想想就让人不寒而栗。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被打的张女士从事的也是一项助纣为虐的工作,是榨汁程序上的一环,而且是非常关键的一环。  如果把与医疗有关的各种因素抽离出来——从实际情况来看,很多这类医院的医疗行为也确实只是装装样子的幌子而已——单纯看医院方面花钱在搜索引擎上竞价然后引导患者来院检查治疗的整个流程的话,这更像是在玩一个钓鱼的游戏。  医院方面花了钱,搜索服务提供者就把该医院的信息往前推,患者试探性咨询,张女士这样的服务人员则负责循循善诱引导患者上钩,一旦将“鱼儿”拖离水面拖到了医院,患者有什么病、需要什么治疗、花多少钱就由不得患者自己了。孙二娘在十字坡开店,所有进店的人在她眼里就只有“肥”、“瘦”之分,她脑子里考虑的不是为客人提供餐饮服务,而是“大块好肉切做黄牛肉卖,零碎小肉做馅子包馒头”——个中情形,何其相似!  两年前,21岁的魏则西到通过搜索引擎搜索到的一家医院进行治疗,花费不菲却最终贻误病情含恨离世。事情曝光之后,提供搜索服务的网站受到了舆论的强烈谴责,相关民营医院也遭遇了口诛笔伐,但是很显然,导致悲剧产生的因子并未就此消除。一旦挨打的张女士所在部门接受“教训”“加大工作力度”,将创收的压力传导到患者身上,下一次,挨宰的就一定是患者,而且是要狠狠地宰上一刀。  面对将患者视为“鱼肉”的此类医院,以为那些有意无意地为他们提供了“助纣为虐”服务的人或机构,有必要对包括搜索竞价服务提供者和相关民营医院在内的所有环节来一次更加严厉的检视与整顿,以避免魏则西式的悲剧再度上演。文章来源:未知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999个字符
已有2999条评论 点击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