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 宝岛 谜案 卖年货 烘焙 别墅 汇泉贷 足球 大话 县区 车讯 选车 文学 购车 网城 大学 贵金属 兵器库 办事 农业

主页 > 快消 > 足球 > > 正文

河北河间:恶霸村长当道多年 村民拉横幅抗议无果

2018-12-03 18:05  来源:未知           

2017年7月,"河北省河间市东八里庄村村长村霸黑社会组织头目后有保护伞"的横幅出现在河北省 公 安 厅门前。这是河北省河间市沙洼乡东八里庄拄着双拐的残疾村民叶玉杰和他儿子叶总在遭受"恶霸村长崔三涛及其恶 势 力团 伙"多次死 亡 威 胁,殴 打,恐吓后,实 名 举 报多年无果后的无奈之举。无助的村民"打死他,打死他"这两声过后,一群手持砖 头、砍 刀、铁 棍的人,不由分说冲上去就将东八里庄村民叶总打到在地,瞬间叶总就失去了知觉,当他苏醒过来时,看到车也被砸烂。2016年12月6日晚上10点多,这次叶总被打距离上次叶家被打刚好五年。5年前,2011年12月6日也是那个点"晚上11点左右的样子",村长崔三涛开着四辆车、二十几个人手持砍刀铁棍闯进叶家,崔三涛招呼 手 持 凶 器的手下人,不由分说将残疾的叶玉杰一顿拳脚棍棒当场打晕,并将其家人打伤。打完人后,"崔三涛扬言,如果不老实,五年打一次,不管你们家里是谁","不让我去住院,如果住院,就从楼上把你扔下去,摔死你。5年后,2016年12月6日晚上10点多,崔三涛带领他的儿子崔京京、侄子崔北及黑社会成员开6辆车30多人,他们手持铁棍等凶器"如约未至"。一开始崔京京、崔北两人率先开车(车牌号:鲁C9368P)猛撞叶玉杰儿子叶总驾驶的汽车,并数次直接撞人,幸亏叶总躲闪的快,"要不早就命丧黄泉"。没过几分钟,崔北下车从地上拾起一块砖头,直接砸向叶总,叶总躲开。随后在崔北的招呼下,30多号人一拥而上将没有来得及逃命的叶总打的只剩下半条命,汽车也被砸烂。而这一切正好被叶总的行 车 记 录 仪全程记录下来。(村民叶总被打行车记录仪截图)(叶总被打及被砸车辆)当叶总带着"半条命"回到家后,"这些人不依不饶,来到叶总家又是一顿毒打"叶玉杰说。随后,叶家立即向河间市沙洼乡派出所报警,可没有想到的是,派出所所长"亲自为崔三涛说情,并一直压案不查"。同时还威胁叶玉杰、叶总父子,"有精神病,不老实,就拘留"。"看来派出所和崔三涛是一伙的"叶玉杰无奈的叹息道,既无奈又无助的叶家人,此后,一直过着担惊受怕,如履薄冰的生活,但是即便这样,崔三涛也没有放过对叶家人的迫害,找茬、威胁时常发生,长此以往,"这可怎么活"。其实早在2016年11月份,河北省公安厅打黑办曾督促河间市公安局办理此案,然后河间市公安局却"压案不查"。迫于无奈,叶家人决定拼死一搏,选择上访和向更高的权利机关举报揭发村长崔三涛的违法作恶行为。然而叶家人的行为却激怒了村长崔三涛,2017年8月11日中午12点左右,突然十几个穿着裤衩子、光着膀子、绞身的人闯进叶玉杰家中。其中一人自称是河间公安局治安大队的人,手里拿着传票在叶总面前晃了晃,在不说什么原因和理由的情况下,要强行带叶家父子走。并称"你上访,就抓你"。在叶家父子的强烈反抗和周边村民的阻止下,这些人开车逃走。叶总说:"后来了解得知,这些人正是村霸崔三涛的亲信和黑势力团伙成员"。村民集体"血手印"举报恶霸村长 报警"不管"(举报人签名)叶玉杰、叶总的遭遇在当地并不是个例,叶玉杰、周三宝、叶聚祥、殷艳通、叶德杰、叶春光、刘二杰、叶更玉、沈焕良等村民都遭受过村长崔三涛的迫 害。以下是上述村民实名举报的实例:村民殷艳通:2000年,因与村民何结发生口角矛盾,崔三涛带领数名手下,用木棍将我胳膊打断。村民叶聚祥:2002年,东八里庄村进行电力整改,在施工过程中,因为没有使用崔三涛堂哥的吊车,崔三涛堂哥骑着摩托车直接将叶聚祥撞到。晚上,叶聚祥遭到崔三涛带领的数名团伙成员恐 吓 威 胁,言语不和,叶聚祥被捆绑到村东北洼一顿毒 打。村民叶德杰:2012年4月份,晚上12点多,在崔三涛的指使下,数名团伙成员将叶德杰家刚买不久的空调风机外壳点燃。没过多久,崔三涛纵火焚烧叶德杰父亲经营的小卖部,屋里的麻将桌、电视机、柜台全部烧毁。村民周三宝:2013年,周三宝去河间经过邮电小区,崔三涛的儿子崔京京开车直撞,周三宝的车被撞坏,崔京京又叫来30多人对周三宝进行恐吓威胁。也因村长崔三涛从中作梗,周三宝孙子已经10岁了,仍然没有户口。村民叶更玉,2014年5月份晚上12点多,正在睡熟的叶更玉被崔三涛带着崔建、崔保生、崔保桥、崔艳辉、崔艳华还有一些不认识的人,强行拖到八里庄村东北洼进行毒打恐吓,并将一同绑来的武胜利、武新利进行了毒 打,还让武新利跃跪在地上,自己扇自己的耳光。谩 骂、威 肋、殴 打、恐 吓持续了2个多小时才结束。村民刘二杰,2015年8月6日晚上2点多,残疾人刘二杰的占地20多亩的5个葡萄大棚,被崔三涛用2辆铲车摧毁,30多人围殴毒打刘二杰,至其昏迷,后经抢救才捡回条命。村民叶春光,2017年4月28日下午6点多,叶春光被崔三涛的侄子崔北无缘无故拦下进行毒打,脸被打肿,脑袋被打起好几个疙瘩。送进医院眼睛模糊、意识不清。河间市西九吉乡沈家村沈焕良:2010年11月份,因有人偷挖自家田里的土,沈焕良上前阻止。随后崔三涛带领20多人,开着3辆车过来。不但抢走了沈焕良的捷达轿车,对沈焕良和其妻子进行毒打,沈焕良的口鼻被打流血,脸和脑袋被打破。经医生诊断为轻微脑震荡,构成轻伤。上述村民陈述,当事人事发后都已报警,一件都没有处理。贪污村资产 村民不敢怒也不敢言由于村霸村长每次迫害村民后,都没有被警方处理,所以崔三涛做事更是有恃无恐。村民举报:村里的70多万涉农、危房改造资金不知去向;同时,村民们每申请一处房基地,若要向崔三涛行贿5-10万元,总共审批了60多处;乡里在村上的广播喇叭里播放,不让建大棚,而崔三涛却自己建了40多个大棚,目的就是套取国家资金;崔三涛还私挖鱼池、贪污村里30多万元水电费的事实。而上述事实,村民不敢怒也不敢言,因为"多说一句,就会被毒打"。笔者手记不久前,中 央 纪 委七次全会强调,加大对"村霸"和宗 族 恶 势力 的整治,决不允许其横行乡里、欺压百姓,侵蚀基层政权。接着,最 高 检又专门印发"意见",强调各级检察机关要坚决依法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刑事犯罪,突出打击为"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充当"保护伞"的职务犯罪。中 纪 委、最 高 检同时剑指村 霸,说明一些地方的基层政权建设存在严重问题。而在河间市沙洼乡,"村 霸"已成为村干部的代名词,村干部崔三涛以宗族、金钱利益为纽带,组成犯罪团伙,实施违法犯罪行为,盘踞当地作恶长达数十年,自身便成了与群众对立的"村霸",或是恶势力的"代言人"。在村里 横 行 霸 道一手遮天,村民们谈虎色变,敢怒不敢言。 1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999个字符
已有2999条评论 点击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