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 宝岛 谜案 卖年货 烘焙 别墅 汇泉贷 足球 大话 县区 车讯 选车 文学 购车 网城 大学 贵金属 兵器库 办事 农业

主页 > 快消 > 足球 > > 正文

冤枉啊 监狱冤情,深陷入狱 何来公正(转载)

2018-08-22 20:24  来源:未知           

尊敬的领导:  我叫袁静,是河北省定州监狱的一名退休职工,曾在监狱系统工作了20多年,对司法部门的工作纪律和要求有深刻全面的了解。现在我郑重向您反映定州监狱、冀中检察院以及保定市人民检察院在侦察、审查起诉定州监狱犯人被殴打致死一案时严重违法的事实,希望您百忙之中耐心看完。  2017年1月7日,甄老群(原定州监狱服刑犯人)因抗拒改造在严管队羁押,包夹犯人为泄私愤对其进行群殴,后经抢救无效死亡。经冀中地区人民检察院立案侦查,对曲红春、李阳、赵毅、高宇等定州监狱工作人员(其中李阳系该监区指导员、赵毅、高宇二人系当日在岗值班干警),以及王会兴、王旭、刘猛、李永超、田冬冬、芦东、崔小军等定州监狱服刑犯人先后采取强制措施。在本案办理过程中,定州监狱、驻监检察机关,为了推卸责任,也为了应付被害人家属到监狱管理机关闹访的压力,将因监狱管理混乱带来的包夹犯殴打致死被监管犯人的责任,归咎为李阳的个人责任,办案检察院和一审法院,基于同样的考虑,将李阳与王会兴、王旭、刘猛、李永超、田冬冬、芦东、崔小军等同案处理(李阳经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以故意伤害致死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此案已上诉),同案的赵毅、高宇却按照涉嫌玩忽职守罪另案处理免于刑事处罚。  此案在侦察、审判过程中存在诸多不合情理、违背法律的事实。  (1)定州监狱监管制度混乱,领导徇私舞弊、擅自挪用公款。首先,在定州监狱九监区服刑犯人当中存在着包夹犯人,包夹犯人是为了协助干警更好的管理其他在押服刑人员,服刑犯人要想成为包夹犯人需要具备一定条件,需要严格把关。但在定州监狱,包夹犯人的任用都是由监狱领导及冀中检察院驻监狱的负责人安排的,根本没有按照相应程序审核把关,犯人也根本没有达到相应的任用条件,致使监狱的监管制度更加混乱,最终造成悲剧的发生。其次,监狱内的监控系统形同虚设,案发当日,包夹犯人在案发现场随意跑动,楼道里的异常行为被监控拍摄的清清楚楚,而楼道里的监控与定州监狱办公大楼里的指挥中心同步,可就是这样,在近两个小时案发时间里,任何监狱领导均未发现,直到李阳发现后向其领导汇报。并且在案发当时及之后,主管领导穆狱长及驻检人员刘喜安均未到场。另外,案发后,定州监狱杨志强狱长为了掩盖监狱管理制度当中存在的重大漏洞及个人的渎职行为,竟然与犯人甄老群(死者)家属达成赔偿协议,擅自挪用公款140万元作为死者家属的“天价封口费”,请问如果杨志强不是为了掩盖其不可告人的目的,为何挪用如此大的一笔公款?这140万元从何而来?又为何可以由杨志强一人随意挪用,监狱的财务管理制度又为何如此混乱?  (2)冀中检察院驻定州监狱的负责人刘喜安玩忽职守、徇私舞弊。刘喜安在担任驻监所负责人以来,对定州监狱管理制度上存在的漏洞及混乱视而不见,不但不履行其监督职责而且在包夹犯人当中安排自己的“关系户”。案发后,刘喜安不仅不自觉履行回避职责,而且“积极参加”案件的侦查,在办案过程当中徇私舞弊,与某些涉案人员达成“私下交易”,滥用诉权,导致司法不公。案发当日,李阳自始至终未到过案发现场,从未离开过值班室,期间值班干警赵毅、高宇也在值班室。保定市人民检察院仅以犯罪嫌疑人王会兴、值班干警赵毅和高宇的供述材料作为李阳涉嫌故意伤害致死的罪名成立的主要证据,显然同案犯值班干警赵毅和高宇的供述材料在李阳案件当中充当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李阳涉嫌故意伤害致死的罪名成立与否,只有涉案干警李阳、赵毅、高宇三人同案同审同结才能全面的还原案发的整个经过,才能体现司法的公平、公正。但是,刘喜安利用职权却将赵毅、高宇另案处理不参加李阳案件的庭审质证,显然违背司法公平。  (3)同案同结才能更好的还原案件发生的全部经过,才能体现司法的公平、公正。  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规范刑事案件“另案处理”适用的指导意见》指出:“另案处理”,是指在办理刑事案件过程中,对于涉嫌共同犯罪案件或者与该案件有牵连关系的部分犯罪嫌疑人,由于法律有特殊规定或者案件存在特殊情况等原因,不能或者不宜与其他同案犯罪嫌疑人同案处理,而从案件中分离出来单独或者与其他案件并案处理的情形。并且明确列举规定了适用“另案处理”的情形。高宇、赵毅的案件显然不属《意见》列明可另案处理情形。而且,李阳涉嫌故意伤害致死的罪名成立与否,高宇、赵毅两人的供述材料在李阳案件当中充当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同案同结才能更好的还原案件发生的全部经过,才能体现司法的公平、公正。鉴于《刑法》规定“对任何人犯罪,在适用法律上一律平等”的基本原则,以及不适当的另案处理可能对案件全面认定及司法统一构成不利影响并导致司法不公。特此申请对本案中赵毅、高宇适用“另案处理”是否合法、适当进行审查并提出纠正意见。  再者,如果李阳涉嫌故意伤害致死罪名成立,高宇、赵毅二人在定性上与李阳有何本质区别,而判决结果却相差悬殊,对其中存在的司法不公及定性错误等情形,恳请领导予以重视并过问。  案发期间,没有任何人向反映人我儿子李阳(原定州监狱九监区指导员)作任何汇报。案发之后,定州监狱的有关领导不是本着公平、公正的原则主动处理问题,而是首先掩盖事实真相,摆脱自己的责任,以免影响自己的仕途。第一时间在本来存在的监控盲区内安装了监控设备,并赔偿了死者甄老群家属140万元天价“封口费”。为了推脱责任,定州监狱与驻监的检察办案人员和当时值班人员以及涉案犯人串通口供,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当天主动加班带班李阳身上,把的李阳作为“替罪羊”,这显然有失公正。  李阳参加工作二十余年来,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尤其自2014年出任九监区指导员之后,他一年365天,每天不论春夏秋冬,早晨5点钟准时到单位,每晚8点以后才回家,就连每年的大年三十也是在单位度过的,没有陪伴家人度过一个完整的春节。案发之后,定州监狱不反思自己的管理漏洞,检察院驻监所不反省自己的渎职行为,却在第一时间把李阳当成他们的“替罪羊”,让他承担所有人的过错,他们共同把李阳推到风口浪尖,以此来保证他们自己的“平安”,这让任何一个有良知、一心为公的人情何以堪!  该案的发生原本就不是因为李阳的个人行为造成的,而定州监狱为了逃避责任,却将这必然会发生的事件归责为李阳的偶然事件,这显然是在掩人耳目,混淆视听,推脱自己的责任,用无耻的手段和卑劣的伎俩在欺骗党和人民。我恳请有关机关和领导彻查此案,该谁承担的责任就由谁承担,不让任何人成为漏网之鱼,还李阳一个公道,给公众一个交代!  感谢领导耐心读完,泣血恳请领导能百忙之中过问此案,还百姓公平正义,塑法律公正尊严!  反映人:袁静  电话17736258801  2018年8月9日

本文标题:《冤枉啊 监狱冤情,深陷入狱 何来公正(转载)》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999个字符
已有2999条评论 点击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