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 宝岛 谜案 卖年货 烘焙 别墅 汇泉贷 足球 大话 县区 车讯 选车 文学 购车 网城 大学 贵金属 兵器库 办事 农业

主页 > 就业 > > 正文

转载:江西一起情节清晰简单的合同纠纷案疑藏“猫腻

2018-08-30 08:16  来源:未知           

原标题:一宗蹊跷官司 最高法两度介入

清晰简单的合同纠纷案疑藏“猫腻”

这本是一起情节清晰简单的合同小纠纷:浙江一家路桥公司——顺吉集团将一个工程的部分项目承包给一个江西人,因江西人技术资质不够格之故,施工中途停止,经政府部门协调解决,已完成的工程量经双方签字确认并办理了结算,合同中止,遗留两项工程款很少的新增填方单价问题双方达成一致意见待业主批复后调整。但这个江西人经精心策划后恶意诉讼,而法官在审理中明显袒护江西人,通过当地一家司法鉴定中心炮制一份“天书”般的鉴定结论,一二审便依据这份“天书”判决顺吉集团败诉。顺吉集团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再审申请,最高法作出裁决,指令江西高院再审,并终止原判决执行。江西高院再审撤销初审终审判决,发回上饶中院重审。 历时5年的重审过程更加离奇:上饶中院通过一家名叫“上饶天景工程投资咨询有限公司”的单位出具比第一份“天书”更离谱的近乎杜撰的《司法鉴定报告》,重审初审、终审法官以这份《司法鉴定报告》为审判唯一依据,再度判顺吉集团败诉。 9年时间旷日持久的诉讼消耗了顺吉集团这家民营公司大量的人力财力。今年4月,该公司向最高人民法院再次申请再审。

转载:江西一起情节清晰简单的合同纠纷案疑藏“猫腻

(图为:顺吉集团中标施工的丽龙公路五标段工程安仁互通竣工资料)

原本无争议

2002年11月,顺吉公司中标承建浙江丽龙一级公路龙泉段第五合同段并与丽龙一级公路龙泉市工程建设指挥部签订协议。2003年1月12日,顺吉公司组建的项目经理部与吴祥江签署承包协议,将合同段里的第五工区路基工程以单价承包形式承包给吴祥江,总价6745585元,并明确了施工范围及施工内容。吴祥江委托江西人余永生对该项目全权负责。 2005年8月,吴祥江承包的工程基本完成,但高边坡出现裂纹,而余永生无高边坡施工技术力量、设备及资质,并且不属于合同约定的施工内容,项目部通知其退场。 纠纷由此诱发。余永生对项目部的决定心怀不满,纠集一批社会闲散人员阻挠有资质的新施工队伍进场,并将53省道中断,造成极为恶劣的社会影响。后经龙泉市政府牵头,由交通、公安等部门协调,平息事态。事后,,余永生与项目部对工程量进行结算,余永生提出37个有争议的问题,双方逐一协商并达成一致意见,结算金额为6634803元。顺吉公司按照结算约定,给余永生支付了全部工程款663.9万元。余永生退场。

转载:江西一起情节清晰简单的合同纠纷案疑藏“猫腻

(图为:顺吉集团与余永生发生纠纷的地段竣工资料)

只是当时结算时还遗留了2个问题未解决:53省道K97十640_780片石抛填6300方,53省道K98十060_649.68高程185米以下抛石填方。顺吉公司就这两项先给予支付余永生工程款。根据2007年业主批复价格,顺吉公司给余永生总额已多付128612元。 至此,顺吉公司以多付给余永生128612元工程款终结承包合同。顺吉公司应该与余永生之间此后重成陌路。

“怪胎判决”生死录

顺吉公司断然想不到,自己会无端坐上遥远的江西法院的被告席。 2009年,余永生在江西家乡将吴祥江和顺吉公司诉讼至江西上饶中级人民法院,无中生有要求顺吉公司支付剩余工程款、利息等1120万元。 在法院审理过程中,余永生提出对工程进行鉴定。顺吉公司对此表示反对,其理由是:余永生起诉的工程数量与客观事实严重不符,运用了诡辩中的偷换概念,而且双方已经结清工程款,且顺吉公司还多支讨了12万多元,承包单价双方合同有明确约定,不存在鉴定问题,国家对该工程的最终审计结果未出,,如对数量有异议,应该以审计数量为准。退一步说,如果法院坚持要求鉴定,也应该由工程所在地的鉴定机构或国家级鉴定机构鉴定。然而,法官驳回顺吉公司的合理请求,执意委托本地的上饶和信司法鉴定中心鉴定。 “做案”从定向定点选择司法鉴定机构开始。顺吉公司从此始心生阴霾。 上饶和信司法鉴定中心违背事实做出一份“鉴定结论”。该鉴定中心向顺吉公司发出鉴定结论征求意见,顺吉公司对鉴定结论进行答复,一一指出其错误之处,但该鉴定中心置之不理,最终作出纰漏百出的鉴定结论:鉴定余永生施工完成工程造价12525789.71元,根据余永生与项目部的合同,余永生应得工程款9762743.48元。2010年12月10日,上饶中院无视顺吉公司一切举证,单凭“鉴定结论”为依据判决顺吉公司支付余永生工程款为9762743.48元,扣除已经支付的6639049.98元,还需支付工程款312369.50元及利息。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999个字符
已有2999条评论 点击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