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 宝岛 谜案 卖年货 烘焙 别墅 汇泉贷 足球 大话 县区 车讯 选车 文学 购车 网城 大学 贵金属 兵器库 办事 农业

主页 > 快消 > 选车 > > 正文

安徽省阜阳市:在一起简单的借款合同纠纷案中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8-08-11 19:24  来源:未知           

——该院院长吴世琦用行政权践踏审判权损害权利人利益为哪般?

1月16日,高**(安徽诚华置业有限公司董事长,不愿透露姓名担心打击报复)来媒体申诉(经录音整理):我是安徽诚华置业有限公司的董事长,今天向您反映一起简单的借款合同纠纷案中,安徽省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吴世琦利用行政权践踏审判权、审判员叶茂林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枉法裁判,现在这个案件已经提起第二审,然而吴世琦在安徽省阜阳市、合肥市和安徽省有强大的人脉关系和权力浸润,我仍然担心案件在上诉审中会枉法,现在由于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违法的查封扣押和冻结止付,虽然解封了我公司的5号楼和10号楼,但是公司的基本账户仍然冻结止付,导致我的办税、办证不能进行,群众因为权利不能实现群情激愤。随时有省会访和进京访的大火燎原之势,我恳请媒体给予新闻监督。

媒体认真听取了高**的口头和书面陈述,全面审查了《安徽省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记录》《询问笔录》,查阅了(2016)皖民再44号《安徽省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研判这是一起简单的借款合同纠纷案件中该院院长吴世琦利用行政权践踏审判权,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的枉法裁判案件。记者高度重视派员到实地采访。

1月18日,记者乘飞机来到安徽阜阳在高**家中对他进行了专访(经录音整理):2011年11月9日至2014年1月28日我所在的公司安徽诚华置业有限公司分次向安徽华诚医药有限公司借款,后因故暂未还款,所以安徽华诚医药有限公司向法院起诉我,但在这个案子中安徽华诚医药有限公司采取虚构债权、重复计算利息、计算本金、混淆法律关系的方式损害我的合法利益,同时还涉嫌偷逃国家税款、诈骗、敲诈勒索等系列刑事问题。经过咨询律师等相关人员知道了我公司与安徽华诚医药有限公司的借款合同都属于无效合同,按照法律规定我仅需向他返还本金,利息部分没有给付的不需要继续支付,已经支付了的根据法律规定应当上缴。这其中我向安徽华诚医药公司还了3900余万,在原审开庭审理的时候对方也对这其中的3300万元予以承认。然而在判决书中却没有将这一笔借款从总额中扣除。另一笔是6000万元属于对方虚构的债权,其中有885万对方假造借条已经在再审判决中确认,但剩余的5250万法庭却错误的认定为我方的债务。这6000万元是华诚医药公司向银行的贷款,当时的意思是让我替他还这笔贷款,然后还的钱从我借的总数中扣除,后来我没有替他还款,他就把这一笔钱虚构成债权起诉我,其实这一笔钱根本不是一个借款的法律关系。还有一笔是2000万的借条,当时情况是他只借给我1000万,另1000万其实是高额利息,但他却以这2000万作为本金并重新计算利息向我主张,而且在开庭的时候他也没有证据证明他借给我的是2000万。还有一个1300万,我已经还给他了而且也出具了证据但是法院在判决里却没有在总数中扣除。还有他们以现金支付的方式说借给了我5750万,但是在庭审中他们既没有说明这些现金的来源也没有说明是什么时间借的?由谁交付的这些现金的?所以他们并没有证据能支持他们的主张,但是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却以“交易习惯”的理由支持他们的主张,试想5000多万的借款用“现金交付”不仅是在我们安徽就算是全国都是极其罕见的,这怎么会形成交易习惯。另外,我虽然是诚华置业公司的法人,但是这些借款都是我公司借的跟我个人没有关系,在法律上我的公司是借款人,而我既不是借款人也不是担保人、保证人,华诚医药却将我列为被告而且法院还支持他们,判决我承担连带责任并查封我的房产冻结我的账户,造成了我直接和预期可得利益损失。我希望媒体监督这一案件。

接着高**向记者出示了(2016)皖12民再44号《安徽省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在该判决书首页诚华置业公司、高**申诉称:1、从本案被申诉人出借的钱款数额、时间跨度、次数可以看出,本案中申诉人、被申诉人双方均为没有从事金融业务资质的企业,且被申诉人以资金通融为常业,以放贷收益为其主要利润来源。依据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本案所有借款合同均为无效,除本金可以返还外,出借人已经取得或约定取得的利息应予收缴。本案原审中作出的民事调解书未将被诉人约定取得的利息3399.65万元及债务清偿期间的利息收缴国库,而是调解支付给被申诉人,违反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损害了国家利益,属于违法调解、原审调解中对借款本金的确认存在严重错误。(1)存在高额利息,复息的情形,如2011年11月9日借款协议中所言的申诉人向被申诉人借款2000万元,实际情况是被申诉人仅支付1000万元,另外1000万元是当日至2012年11月9日的利息,属明显的高额利息。(2)存在重复计算的情形,2013年元月20日7646万元的借款协议,是对2012年5月10日借款协议及2012年8月10日借款协议总和计算后再加上高额利息形成,被申诉人在原审中将该作废的借款协议作证据使用,属典型的重复计算借款本金,且增加的利息当做本金继续计算利息。(3)存在重大误解的情形。2015年3月26日还款协议中涉及的5250万元,不存在真实的借款关系。(4)原审原告所提供的2015年3月27日张**向陆彩英出具的借条为虚假借条,该885万元不应该计算至欠款总额中。3、本案原调解程序严重违法。(1)本案民事调解书形成的时间是2015年10月15日,而双方达成的“调解协议书”形成的时间是2015年10月19日;(2)本案民事调解书中调解的内容第三项“原告律师服务费人民币150万元由被告诚华置业有限公司承担”,而被申诉人向法院提供的律师委托代理合同签订的日期却是2015年10月19日,更变诉讼请求申请的日期也是2015年10月19日,即使说办案主审法官在被申诉人未提供律师代理合同及更变诉讼申请的情况下,就主持调解了律师服务费150万元;(3)本案原一审过程中,法院向原审被告送达“应诉通知书”、“开庭传票”等法律文书的时间是2015年10月19日,而民事调解书的形成时间是2015年10月15日,足见程序严重违法,故请求撤销(2015)阜民二初字第00052号民事调解书,依法驳回原审原告不当的诉讼请求。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999个字符
已有2999条评论 点击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