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 宝岛 谜案 卖年货 烘焙 别墅 汇泉贷 足球 大话 县区 车讯 选车 文学 购车 网城 大学 贵金属 兵器库 办事 农业

主页 > 理财师 > 烘焙 > > 正文

大家欢度国庆时,魔都最佳鳗鱼店永久关门了

2018-10-12 22:34  来源:采集           

在营业了十个月,卖出近一万份鳗鱼饭后,张涛永久熄灭了鳗龙的炭火,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他今天说了很多,但下一段职业生涯会在哪里?还能不能继续为客人做拿手的鳗鱼?他其实和我一样,并不知道。

温习阅读

魔都新店|市中心终有绝妙鳗鱼店

虽然早就听见风声,但鳗龙即将歇业的消息还是让我颇感意外。

“这批鱼卖完就关门,虽然不舍得,但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拨开店口的暖帘,店主张涛正在炭炉前烤鱼,示意我坐下,菜单上只有鳗鱼饭和几样小菜。

“能做的菜都在这里了吧。”

“嗯,是的,你点鳗鱼饭的话就正好把鳗鱼给沽清了。”

点了鳗鱼饭及几样小菜,张涛忙好前面的单子,嘱咐仲居上菜后,自己跑到后面摆弄鳗鱼去了。

不停有客人推门进来。

“不好意思我们鳗鱼卖完了。”仲居礼貌地谢绝客人,客人倒也没多问几句,也并不知道这家的鳗鱼,马上再也吃不到了。

张涛拿着刚杀好的生鱼回到板前,开始串鱼。

“开到现在,还是这样点单才串鱼啊。”

“是啊。”张涛听见我问话,抬起头,用手背扶了扶眼镜。

“生意好的时候来得及吗?你就没有先把鱼杀好再放冰箱过?”

“动作快一点是来得及的,放冰箱是不能放的,一放就很难吃了。”

张涛动作麻利,一会儿便把串好的鳗鱼送进蒸箱,当他再出来时,递给我一份味噌拌蟹黄。

“要等一会儿了,先吃点小菜,送你的。”

“嗯,找好下家了吗?”

“没呢,国庆先休息几天再看吧。”

“会再回鳗吉吗?”

“不会了,离开很久了,回去也没什么意思。”

0

张涛当然不会再回鳗吉,在鳗龙做了十个月店主,好不容易有了厨房的绝对“开火权”,又如何肯再回去替人打工呢。

对于鳗龙关店的原因,传言有好几个版本,逻辑最简单的:鳗龙老板威廉的另一家料理店鸟啸在长乐路的店铺被收回,而相对于鸟啸的火爆,鳗龙不温不火不赚钱,于是威廉决定关掉鳗龙。

“是这样吗?只是因为鸟啸要搬店?”

“是的,并没有其他的八卦。”

张涛一直是一个不善言辞的人,他说没有八卦,大概是真的没有吧。

“那威廉觉得不赚钱,店就不要了?才开了多久啊。”

“不能怪他,他对我很好的。但开店开到现在我们都觉得,在市中心开这样定位的鳗鱼店,客人不是很认同。”

张涛刚想细说,后厨通知鳗鱼蒸好了,张涛赶紧跑去后厨拿出蒸好的鳗鱼,此时炭火正旺,他将鳗鱼轻轻放在上面烤了起来。

每做一样小菜,仲居就将菜单上对应的菜名划掉,店里没多少客人,仲居仿佛正通过这种没必要的方式,提醒客人和自己,都卖完了,要关门了。

依旧有客人推门进店,仲居一个个地谢客,在解释了几次鳗鱼卖完后,终于吐出一句:

“以后我家不做鳗鱼了,不会再做了。”

客人怔住一会,然后摇着头走开了,仲居一脸尴尬的退回店里。

“挂一块牌子吧,这样就不会有人进来了。”

在我的提醒下,仲居将印着“准备中”的木牌挂在门口,并收下了店头的暖帘。

“经营了大半年,给我的感觉,市中心的客人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喜爱鳗鱼。”

张涛边烤边说。

“店里一直有新的客人来吃鳗鱼饭,但很多人尝了鲜就不再来了。”

“你的意思是回头客太少?”

“是的,经常吃鳗鱼饭的中国客人并不多,常客几乎都是日本人,但这里附近又没有日本人社区,客源并不稳定。”

“而我在鳗吉的时候,周边生活的日本人很多,靠日本客人就能撑起生意。有一年鳗鱼日(土用丑日),店里所有蒸箱从一大早全开,到中午的营业额就有6万多。而今年鳗龙的鳗鱼日,生意却没什么明显变化,这里和虹桥那里客人吃鳗鱼的习惯,差别还是很大的。”

张涛还觉得,食客在店里的人均消费不高,很难确保鳗龙的持续盈利。

“好的鳗鱼料理店的鳗鱼料理不便宜,但大多食客对鳗鱼料理的认识只是来吃一份盖浇饭罢了。”

“中国食客的消费习惯是点一份鳗鱼饭,有了主食,其他小菜和酒就没必要再点了,人均消费很少超过300;即使这样,对很多客人来说,吃一碗饭要用掉200多块,这已经很奢侈了。”

“而且我家鳗鱼饭的成本高,用的小鳗一条进价起码80只高不低,一条鱼只做一份鳗鱼饭,再算入其他开销,没什么可赚了。”

0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999个字符
已有2999条评论 点击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