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 宝岛 谜案 卖年货 烘焙 别墅 汇泉贷 足球 大话 县区 车讯 选车 文学 购车 网城 大学 贵金属 兵器库 办事 农业

主页 > 理财师 > 宝岛 > > 正文

音乐节目那么多,每个都说热爱,又有多少节目做到尊重音乐版权?

2018-08-11 18:20  来源:未知           

前几日有网友发现李宇春的新歌《流行》被美剧《致命武器》用作BGM,媒体向其工作室反映情况,结果工作室的回应让许多人大吃一惊。

工作室表示:美国剧方非常欣赏李宇春的这首歌曲,并给了其很大的尊重,前后三次与其工作人员沟通版权使用事宜,最终买下了歌曲的播放版权。

在国外,即使只是在电视剧中被当做背景音乐播放了两三分钟,剧方也会想尽办法与版权方联系获得授权,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意识比国外落后许多。

近几年音乐类节目增多,越来越多出身草根的歌手凭借选秀大火,这些选手在参加比赛的过程中往往很少有自己的原创作品,大多靠翻唱已有的经典曲目出名。

而成名后许多选手还不具备写歌的能力,只能靠“翻唱”参加商演、出席活动,但却很少有人注意到版权的问题。

当年旭日阳刚在星光大道唱红了汪峰的《春天里》,刚开始对于这首歌很多人只知道旭日阳刚的版本,却不知道原唱是汪峰。

刚开始汪峰是很欣赏旭日阳刚的,甚至演唱会还专门邀请了旭日阳刚来做嘉宾,对他们很是关照。

2011年,旭日阳刚把《春天里》带到春晚的舞台上,没过多久二人就接到了汪峰方面打来的电话,要求其在任何场合都不得唱汪峰的歌曲。

随后汪峰在博客上发表大段长文,仔细讲了事情的原委。

归更究底是版权的问题,《春天里》是汪峰作词作曲的一首歌,汪峰自然也是这首歌的版权归属方,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如果是商演必须取得版权所有者的授权,否则就是侵权,因此汪峰有权要求旭日阳刚停止翻唱其所有歌曲。

在国内,大多数民众的版权意识还比较淡薄,对于免费听歌似乎是觉得理所应当的,而在国外和港台地区对版权的保护十分严格,只要某一首歌在电影或电视剧出现,哪怕是一秒钟,制作方都必须获得对方的版权才敢播放。

湖南台的热播综艺《我是歌手》就曾因为版权问题引发过许多争议,赵雷在《我是歌手》节目中唱了一曲《月亮粑粑》,这首歌融合了《月亮粑粑》和《弯弯的月亮》两首歌曲,并对原曲进行了改编。

当晚赵雷的演绎十分精彩,但第二天就被原作的词曲作者李海鹰点名批评,称芒果台在未经本人允许的情况下擅自对歌曲进行改编并演唱,是对音乐人的不尊重。

之后陆续被曝有多部作品侵权,比如张杰演唱的《默》也对词曲做了改编,但事前并未联系其词曲版权所有者高晓松。

高音王子迪玛希在《我是歌手》的舞台上演唱的《歌剧2》也并未获得原作者的同意,一度引起了跨国版权纠纷。

一档打着“热爱”旗帜的音乐节目,却屡次因为版权问题而陷入纠纷,实在令人唏嘘不已。

也许只有真正热爱音乐的人才最懂音乐人的不易,李健在录制《我是歌手》时就格外关心版权的问题,在演唱之前都会跟原创联系。

事实上,98版的《西游记》音乐创作人许镜凊30年来几乎没有收到过歌曲的版权费,其创作的歌曲《女儿情》、《天竺少女》、《敢问路在何方》被无数人翻唱和改编,却很少有人给他版权费。

甚至连创作者本人都不知道音乐被用于商业途径时还要付钱,第一次有这种意识还是在韩寒拍《后会无期》时。

韩寒在微博为其发声后,有媒体联系到了许镜清,已经73岁的他称自己最大的梦想是举办一场《西游记》主题音乐会,并以“女儿国”为主题创作一部歌剧,但因为资金不足一直难以实现。

对于大陆的音乐人来说,很多都有过相同的境遇,高晓松创作的《同桌的你》多年来也没收到任何版权费。

而在台湾,李宗盛即使不工作,每年也能收到以前歌曲的版权费。

韩国偶像组合Bigbang成员权志龙已注册的歌曲大约130首,每年会收到版权费将近500万人民币。

台湾音乐教父刘家昌就曾狠批过国内音乐节目不买版权的事情,浙江卫视、湖南卫视、包括地方台的春晚节目都曾用过其所创作的歌曲,但无一联系其商量版权问题。

一首歌的成功离不开幕后的作词作曲人,但最终成名的只有演唱者,歌手每参加一次商演都会得到相应的酬劳,而背后的创作者得不到版权的维护只能“贫困潦倒”,无数幕后转为歌手或许就是这个原因。

在抄袭成风的当下,不仅音乐人的利益得不到维护,编剧、作家等幕后工作者也没有得到相应的酬劳,电视剧抄袭、综艺抄袭、歌曲旋律抄袭,电视剧捧红了演员、音乐捧红了歌手,而正真成就他们的人却默默无闻。

编剧和原创音乐人的待遇得不到提高,所以好剧本、好音乐越来越少,靠着别人的创意来挣钱,终究不是长远之路。

既然热爱音乐不如先从尊重版权开始。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999个字符
已有2999条评论 点击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