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 宝岛 谜案 卖年货 烘焙 别墅 汇泉贷 足球 大话 县区 车讯 选车 文学 购车 网城 大学 贵金属 兵器库 办事 农业

主页 > 理财师 > > 正文

满城往事:“村霸”张连增的七宗罪 盗窃侵占 目无法纪

2018-09-15 10:08  来源:未知           

前几天网上热炒一篇文章,《保定满城“村霸”人大代表张连增:法院判决如废纸 涉案产业也攻克!》文章里面说的那些问题都差不多,和我们本地坊间传播的也差不多,但也有些问题还是没有说透,张连增这个人在本地是有些名头,但是他的后面没有那么简单。  

  文章里说的事情发生在我们老家保定的满城区,满城以前其实就是个县,刚刚改成区的,估计因为离雄安新区很近,所以附近的处所都要酿成“区”,最起码听着像个都会。张连增这个号称“一霸”在本地是满城区人大代表并且是于家庄镇郭村党支部书记。但文章说得不确切,这个张连增去年被本地人大已经给剥夺了人大代表的资格了,此刻,他也不担任村书记了,不外此刻的郭村依旧是他们家的,他亲弟弟是此刻的郭村的书记,所以你懂得,这么肥的一块肉自然不会让外人占去。  

  如果要提出来张连增的在本地所作所为,可是只有本地人才最有话语权,那篇文里说的不错,“一心一意为村民处事,为家乡建设作出贡献”这些事情都和张连增没有关系!他恒久依仗权势横行乡里、逼迫村民、损公肥私、大举贪污,村民稍有不满便指使手下殴打恐吓、侮辱谩骂。  

  如果你要历数张连增的“罪”,恐怕不止于7宗罪。他敢这么做当然和他的团伙有关系,原文说的金XX袁XX,作者不敢说出对方的名字,原因就是因为这二人此刻还在位置上,估计他们不敢惹。其实那个金就是金孝成,此刻清苑区人大代表,被村民称作打手的袁XX就是袁志昌,袁不只是满城区人大代表、还是政协委员,双料掩护伞)。这个袁志昌脾气很急躁,他爱好用暴力解决问题,曾致多人轻伤,因为3人均为保定市各区县人大代表,所以这些人作恶起来,谁敢过问一句?  细数张连增三个人的小团伙的罪,使用打斗暴力行为只能算是低级行为,那篇文章里说的,最胆大妄为的是公然强行攻克人民法院的涉案产业。如保定市威尔冻干食品厂是法院执行的一家企业,在法院执行期间,张连增指使手下,蒙蔽不明真相的村民,公然围堵办案法官阻碍执行,最终导致该厂由张连增控制出租多年,他从中不法获取租金300多万元,而债权人手中的法院裁定书却成了一纸空文!  最为过分的是保定市孝成实业公司,因欠债无力归还判决后被法院依法拍卖执行【(2001)保执字第4-6号】。同样,张连增和金XX、袁XX等,指使手下接纳暴力手法阻止债权人出场并由其攻克。张连增等攻克该厂后进行出租不法获利。其中2000年至2008年,清苑区中冉村村民刘XX、梁XX、李XX等5人,以每年30万元租金租赁该厂部门园地及造纸车间,共计交付租金240万元。而张连增为了掩人耳目,以每年5万元租金及缩短租期为由,向郭庄总计转交租金25万元。仅此一项,张连增就涉嫌贪污了215万元。  为大举敛财,张连增还勾通袁、金二人制造假协议不法卖掉了该涉案企业的资产,从中不法获利500多万元。张连增还指使手下马仔强行拆除厂房、办公楼等涉案企业设施4000余平方米,造成1000余万元设备丢失。截止到目前,面对这种情况债权人手持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执行裁定书(2001)保执字第4-6号,叫天天不该,叫地地不该,不知该怎么办!  人民法院的判决本是共和国严肃的法律依据!是神圣不行侵犯的!没想到在保定于庄镇郭村却成了废纸一张!一文不值!这不能不令人震惊。  张连增在首都之外百里远的县城就这么厉害,谁给他的这个胆?这样的行为算是什么样的违法犯罪行为?够得上黑社会吗?希望有懂法律的网友能够指出。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999个字符
已有2999条评论 点击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