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 宝岛 谜案 卖年货 烘焙 别墅 汇泉贷 足球 大话 县区 车讯 选车 文学 购车 网城 大学 贵金属 兵器库 办事 农业

主页 > 理财师 > 卖年货 > > 正文

邮政押运员:见过最美烟花 却难陪家人吃年夜饭

2018-08-12 03:45  来源:未知           

“多久没在家过年了?我都记不清了,1985年的时候我就开始在火车上当押运员了,大家回家我出门,都习惯了。”

2月1日下午5点10分,杭州积雪未融,50岁的韩瑞根提着有些旧的小行李袋,走在杭州城站火车站的站台上。

韩瑞根,杭州邮政局的一名邮政火车押运员。他的工作是照看好邮政车厢内的各种包裹、邮件,让它们安全、完整地送达。

韩瑞根所在的邮政车是杭州到北京的火车邮路干线。工作4天一周期,第1天乘坐杭州开往北京T32次列车出发,经过16个小时6分钟后到达北京;简单休息后,当天下午乘坐T31次列车16点54分返回;第三天一早9点多回到杭州,休息一天后,再出发。365天就这样反复循环,把我们的邮件包裹,一批又一批地送达目的地。

护送300袋邮包安全进京

16个小时的夜间火车轮流休息

下午5点20分左右,杭州开往北京的T32次列车进站。韩瑞根开始和同事一起进行邮包转运的准备工作。

每次大约有300多袋邮包、近千件的包裹和邮件,通过火车邮路,从杭州发往北京。“不走公路走铁路,最大的考虑是安全;其次是考虑到一些邮件可以减少天气影响,准时准点到达。”杭州邮政局的工作人员说。

邮政车厢一般会挂在一列火车的两头位置,不是1号车厢,就是尾号车厢。车厢从外面看造型没什么不同,但是仔细看车厢外面写着邮政车的字样,里面以货物为主,车厢两侧绝大部分的空间留给了邮包。

300多袋邮包依次堆叠放置后,视觉效果不容小觑:邮包紧凑地顶着天花板,车厢两侧齐齐码好,只留出仅供一人行走的通道。

韩瑞根核对着当天发出的邮件清单,时不时地伸出手去,摆正一下邮包的位置。

那天和他搭班的是老搭档李志明,今年43岁。

“我们现在一趟车来回,有两个押运员,这样可以轮流工作。”李志明说,火车到达终点站前,他俩就不能离开车厢。每隔一小时,我们就要到车厢两头,查看邮件是否安全。两人的休息室是两个高低铺的卧铺,“一般是一个人休息,另一个人在外面的工作间里看着。”

工作的时间多数是在夜里,打发时间的工具就是手机。“有时候信号会不好,我们就看看报纸。”

押件33年体会到干这行不易

每年春运人家往家赶,他们却是出门

韩瑞根17岁就当了火车押运员,这一当就是33年。

“我入职的时候,押运员可是最难进的邮政工种。当时必须是高中生才能进的,因为你要寄的邮路是全国邮路,要清楚哪一站点可以发去往哪些方向的邮件,不然可要耽搁许多事。那时候押运员也不像现在这么轻松,原先我们跑一次北京光是去一趟,就要27个小时,来回一趟要6天,现在4天一班,已经不错了。”

“以前整个运输物流网络也没现在这么发达,火车邮路大站小站都要停,邮政车厢被称为移动邮局,每站需要装卸分发快件,还要处理火车上的寄件,有时候包裹信件多到很难找到下脚的地方。那时候要4个人一个班,处理的事务多得一刻不停。”韩瑞根回忆起火车邮路唱主角的时代,感慨不已。

听到这里,李志明笑了。他说确实是这样的,他入职的时候最早只是转运员,在站台上负责搬运邮包,2009年转当押运员,真是开心死了。

“那时候很羡慕押运员可以出去跑,上海、厦门都有火车邮路,可以去这些地方出差。”

等真当上了押运员,李志明才体会到这一行的不容易。

“只要火车一出发,你差不多就处于隔绝状态了。”韩瑞根想起有一次北京回来的路上,接到领导的调配电话,让他在徐州站下车,和从杭州出发的同事交接。因为同事的父亲生病了,而且情况非常不好。“接到这样的电话有点心惊肉跳,家人病了需要照顾的时候,自己却不在身边。”

更难过的是工作的头几年,不少同事不习惯春节在外面过——“春节的时候,大家都是往家里赶,而我们却是出门去。每当在杭州站上车的时候,心头就会有点酸楚。”

韩瑞根说,那时候太年轻,现在早就习惯了,每一行都有每一行的不容易。“过年坚守岗位的也不是只有我们这一行,你说是不是。”

今年除夕好不容易在家过

想亲自下厨,做年夜饭给家人吃

2月1日下午6点20分,火车缓缓开出,韩瑞根和李志明进入了正式工作时间。

接下来的16个小时,他们要在这节车厢里度过。“隔一个小时起来检查包裹,主要看看有没有跌落,有没有擦碰,有没有挤压。”

这次出门前,李志明的女儿给爸爸准备了饼干。李志明感慨女儿长大了。

“女儿14岁了,初二。和我说在家等着我带她出去玩,我说等爸爸出完这趟车回来。”

2月2日凌晨,韩瑞根和李志明所在的车经过了徐州站,一下子春运的感觉就来了。好多乘客大包小包上车、下车。“脸上是疲惫的,内心是欢喜的。”李志明笑着说,自己回家的时候也是这样的。

有多少个除夕没能回家过年了?韩瑞根已经记不住清了,而李志明的回答是9年。

有多年的春节,他们都是在押运邮包的路上。

“车上过年也挺有意思的。除夕晚上不仅不愁吃,还能吃到各地的好东西,有热乎的饺子。在德州站我们收到过扒鸡;在天津站收到过麻花;在上海站还吃到过巧克力蛋糕……”

夜深了,两个人打算轮流眯一会。

韩瑞根突然说起了烟花。“火车上看到的烟花呀,真的是特别美。火车到了北方农村那边,可以看见很多烟花,还能听到鞭炮的声音。”

今年除夕、大年初一,韩瑞根和李志明根据排班计划,是休息日。

难得可以和家人一起吃年夜饭,春节打算怎么过?

两人都笑着说:“和家人一起开开心心地吃顿年夜饭吧。老婆孩子喜欢吃什么,自己就做什么……”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999个字符
已有2999条评论 点击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