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 宝岛 谜案 卖年货 烘焙 别墅 汇泉贷 足球 大话 县区 车讯 选车 文学 购车 网城 大学 贵金属 兵器库 办事 农业

主页 > 就业 > 大学 > > 正文

福建“新农兴事件” 招商企业深陷营商现实泥淖

2018-07-29 01:17  来源:未知           

财讯网 2018-07-14 15:16:51:

  福建新农兴生物工程科技有限公司位于福建省南平市光泽县,创立于 2013 年,是一家专业出产天然鸡肉提取物和纯鸡粉等食品配料的高科技企业。但如今,这家企业却陷入停产的境地,投资者心灰意冷。

  好端端的一个高科技食品企业,却恒久无法正常出产,尤其从 4 月 26 日至今,在长达两个半月的时间里,工厂大门被三辆汽车堵住而无法进出,谁之过?

  在这一事件中,除了事件当事人之间的矛盾之外,本地政府部分作为招商引资的牵线红娘和正常市场秩序的打点者,是否起到应有的调节作用?为什么矛盾会一步步升级?为什么问题至今仍然无解,企业恢复出产遥遥无期?

  一封来自企业的实名求救信

  去年 12 月 6 日,中国食品报社接到了一封来自福建省南平市光泽县的实名求救信——福建新农兴生物工程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新农兴公司”)法人代表、董事长邱燕翔实名求救。

  邱燕翔在信中说,2000 年他在广州开办了广州市味研生物工程科技有限公司,同时引进国外先进出产技术,是一家天然鸡肉提取物精深加工的高科技企业。2012 年,他受福建省政府部分招商引资落户光泽县。在考察之初,光泽县某带领引荐了本地人陈晓芳作为合作人。

  本报记者了解到,邱燕翔是一位食品生物工程领域的专家级学者,是国家火炬打算项目“双膜固定化酶制备天然肉类提取物”技术发明人。2015 年 1 月,由邱燕翔担任大股东的新农兴天然肉类酶解提取物生长项目被福建省人民政府列入 2015 年度福建省重点项目,邱燕翔领导的创业团队还被福建省委组织部定为福建省第四批引进高条理创业创新人才。

  邱燕翔在来信中暗示,新农兴公司被人强占并冒用公司证照和名义进行不法出产,不只给外来投资者带来了巨额损失,更造成大量不法食品配料销往全国各地,给行业和民众的身体健康造成了严重的食品安详隐患,甚至有可能引发全国性的食品安详变乱。希望中国食品报能布置采访、曝光、跟进,拯救这家通过招商引进来的高科技食品企业。

  收到这封求救信后,本报随即组成专题采访调查组,数度奔赴光泽县,进行了长达 7 个多月的实地调查采访。

  解封两个半月仍难复产

  本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2013 年,福建新农兴生物工程科技有限公司正式创立,专业出产天然鸡肉提取物和纯鸡粉等食品配料。公司投资规划 2 亿元,一期 5000 万元,旨在打造亚洲最大鸡肉提取物出产基地。

  邱燕翔认为,至今回忆起来,2015 年初是项目推进的蜜月期。在省、市、县及相关部分的支持下,依托强大的研发能力、市场网络和行业口碑,新农兴公司在正式投产后,基本实现产销两旺。陈晓芳也认可,双方“在合作初期比力顺利”。正当所有人都认为企业将进入成长快车道的时候,殊不知,这恰恰是企业急转直下的开始。

  2015 年 7 月 27 日,福建佳品佳味生物食品有限公司注册创立,法人代表元俊(陈晓芳的外甥),地址与新农兴公司相同,经营范围基本一致。

  2015 年 12 月 12 日,数十名不明身份人员入侵新农兴工厂,陆续暴力驱逐新农兴广东派驻的员工和研发人员,致使工厂出产经营全面停产瘫痪。2016 年 4 月,新农兴公司牌匾被拆除,挂上了“福建佳品佳味生物食品有限公司”的牌匾。

  2016 年 6 月之后,山东、重庆、天津、上海等地陆续发生关于“新农兴”产物的质量投诉。

  今年 1 月 12 日,福建省光泽县市场监管局依法查封了正在出产的工厂,出产原料同时也被查扣。此时,厂区大门挂的牌匾正是“福建佳品佳味生物食品有限公司”,而非“福建新农兴生物工程科技有限公司”。

  2 月 2 日,在光泽县有关方面主导下,县市场监管局、公安局以及陈晓芳、邱燕翔参加,解封厂区大门,将陈晓芳实际控制的厂区交接给邱燕翔及其团队。

  2 月 12 日,光泽县市场监管局、公安局参加,解封新农兴公司办公大楼,把陈晓芳实际控制的办公大楼交接给邱燕翔。

  4 月 11 日,光泽县市场监管局、公安局参加,解封新农兴公司车间及财政室,把陈晓芳实际控制的车间及财政室交接给邱燕翔。

  2016 年 4 月前厂区大门

  解封时厂区大门

  但好景不长,解封半个月后的 4 月 26 日,新农兴公司竟被三辆汽车堵住厂区大门,新农兴公司向公安机关多次报案无果。时至今日,公司大门仍然被堵,恢复出产仍然遥遥无期。

  三辆汽车堵住厂区大门至今

  企业被逼停产到底谁之过?

  “两年多过去了,此刻能尽快恢复出产是最大的事。”邱燕翔已经被这次投资熬煎得心力交瘁。他告诉本报记者,虽然今年1月光泽县委书记陈敏辉曾要求尽快恢复出产,各方也做了努力,但最终还是一场空。

  就连陈晓芳也很郁闷。2016 年 5 月 11 日,他就向光泽县人民法院起诉要解散公司,但迟迟得不到解决,导致此刻的问题越来越多。“我此刻又从头向法院提出解散公司,法院也立案受理了。”

  “关于营商环境,一直以来都是光泽县主抓的一块工作。”针对新农兴事件,5 月 24 日,陈敏辉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坚决暗示。“从目前发生的矛盾和纠纷来看,光泽县委县政府必然会尽可能地去化解这个矛盾和纠纷。如果涉及到任何违法违规行为,会依法依规进行冲击。”

  但针对 4 月 26 日至今的汽车堵门阻挠复产的事件,陈敏辉书记却告诉记者, “这个问题我很难回答”。

  回答这个问题有多难?

  今年 5 月 24 日,本报记者在光泽县委宣传部副部长高才宝的引领下,来到光泽县公安局采访,被告知采访必需经上级公安机关南平市公安局批准,县委宣传部带着来的采访不接受。6月 6 日,记者又远赴南平市公安局,经市公安局协调,光泽县公安局才同意接受采访。记者再次驱车赶回光泽县。分管刑事案件的副政委王和邻对于新农兴公司大门被堵事件暗示不太清楚,也不归他管,而分管治安的李俊光副局长则一直不接受采访,记者根本无法了解到县公安局对此事件的态度和做法。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999个字符
已有2999条评论 点击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