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 宝岛 谜案 卖年货 烘焙 别墅 汇泉贷 足球 大话 县区 车讯 选车 文学 购车 网城 大学 贵金属 兵器库 办事 农业

主页 > 快消 > 足球 > > 正文

朱啸虎、王刚合投项目再获A轮6000万元融资

2018-04-30 00:54  来源:未知           

36氪今日获悉,此前独家报道的车载零售平台Mobile Go魔急便完成了A轮融资,此次融资金额6000万元,高瓴资本领投,金沙江创投、滴滴出行、IDG资本等也参与了本轮融资。此前,金沙江创投、天使投资人王刚等参与了天使轮投资,融资金额1350万元。

目前,Mobile Go魔急便的核心团队,既有来自阿里、腾讯、滴滴等一线互联网企业的资深人士,也有来自加多宝、GAP、顺丰等零售及供应链行业的专家。

目前,Mobile Go魔急便已在杭州设立了近百个补货站点,车载零售货架覆盖逾10,000辆出租车、网约车,并与杭州市出租车集团达成了合作。

Mobile Go魔急便表示,得益于本轮融资,团队将进行团队扩张、服务升级、优化选品以及强化供应链建设等。

以下是36氪此前的独家报道原文,enjoy:

下一风口已投,3个月后见。

今年8 月份,独角兽捕手朱啸虎在36氪wise x新共享峰会上说。那天王刚也去了,这是他们今年罕有的一次同台公开露面。

3个月过去了,有关这个“风口”的料并没有和盘托出,现有的公开信息只告诉创投圈,这是个号称“滴滴上便利店”的案子。

但近期,该神秘项目终于浮出了水面。

36氪经过多方求证获悉,二人合投标的是一家名为「魔急便Mobile Go」的早期项目,而该项目目前已完成金沙江领投、王刚等参投总计1250万元的天使轮投资,A轮融资或也已接近尾声。

36氪首发 | 朱啸虎、王刚合投项目再获A轮6000万元融资,「共享出行+无人货架 」走到了一起

招聘网站上,魔急便刊出的招聘信息

至此,「魔急便Mobile Go」成为二人合投的又一代表项目(此前有诸如「滴滴」、「ofo」、「小电」等),这也是其由共享经济转向新零售领域押注的第一个案子。

1、

「魔急便」做的事并不复杂,概括来说,就是滴滴上的无人货架。

用户上车后,可以看到其安装在前排车椅椅背上的帆布货架、以及座椅间的零食盒子,扫描其上的二维码选好商品后便可下单结算。对于司机来说,只要具有滴滴平台上的合规身份,交99元保证金即可申请加入,平台审核通过后需要司机前往线下站点激活、领货、培训,司机本身并不直接购买货品,而是由平台承担,司机从订单中抽成。

成本低、回本快、新场景、容易规模化,无人货架拿出来卖的点,车载货架一个不落。从某些角度来看,它的优势甚至更明显:比如没有进场费、比如有关无人货架的物流配送和盗损两个成本“槽点”,车载货架的场景属性都避开了。

但是和无人货架一样,车载场景下它能承载的SKU太少,纯从卖货的角度来看,该赛道市场空间初步估算只有100~300亿元(对应滴滴今年公开的拥有2100万车主的数据),并不是个大市场。不过,我们也说了,无人货架能讲的故事,无论是OMO导流、新品分发营销渠道,还是所谓高客单价配送等等,车载货架同样能讲。换言之,用于支撑无人货架高估值的那套想象空间,在车载货架上同样适用。

2、

但,「魔急便」更有趣。

车载货架并不新鲜。在国外,类似标的Cargo与 Uber、Lyft合作,前者新一轮融资额为175万美元;而在国内,据称首创该模式、来自深圳的GOGO车吧去年年底已服务了近20万乘客。“朱啸虎接触过GOGO但是并没有投”,某接近交易的FA告诉36氪。而后证明,朱啸虎走了一个更亲力亲为的方式,像王刚当年相中唐万里去做回家吃饭一样,朱啸虎自己挑了CEO去验证模式,这就有了成立于今年8 月24号的 「魔急便」。

朱啸虎给「魔急便」物色出来的掌舵人是在滴滴干了3 年的韩振威,后者三十出头。在今年11月离职滴滴、出任CEO之前,他在滴滴出行担任快车事业部的项目总监。在11月 2号那天,他还发了一条滴滴程维在联合国演讲的朋友圈,以示对老东家的支持。

“像是滴滴内部孵化的项目”,一位与韩振威有过直接合作的人员直言。但滴滴内部人士有不同的观点,“都是朱啸虎投资的,涉及到一些合作,是他在中间牵线,滴滴没有(孵化)”。

不过,「魔急便」身上仍有滴滴的影子。比如「魔急便」对应的注册公司名称——北京小桔便利科技——和老东家滴滴的注册公司“北京小桔科技”颇为相似,难免引人联想。

3、

“滴滴也想把边界往新零售上扩”,接近滴滴的人士分析称。

在并掉Uber中国后,滴滴的战争远没有结束。在网约车的战场上,既有首汽约车、神州和易到等原有敌人,还有伺机而动的摩拜、美团等新晋者。

这其中,尤以美团让它无法掉以轻心。不同于美团有外卖、有餐饮住宿点评,如今的滴滴盈利方向过于单一。在最近的一次事业群架构大调整中,滴滴快捷出行事业群负责人陈汀对内表示,“要从追求单一业务的局部最优升级到驱动整体业务最优”,言外之意,如今的滴滴想深入商业内核了,这其中,被美团视为新重点的新零售,滴滴一点都不动心吗?

“很早滴滴就在尝试O2O,货架后来也做过,但都不了了之,合并了快的之后,团队也解散了”,上述滴滴内部人士告诉36氪,“那会儿主要功夫在出行,根本没有精力拓展”。

如今,在核心的出行赛道上已是冠军的滴滴,显然是有了气力来拓展边界。

但滴滴内部人士称,对于尝试车载货架,滴滴“不支持不反对,在一些城市一起做可以(如杭州),前提是不出问题,不然就要出来管”。毕竟,车载货架这个场景的服务具有两面性,消极一面是,乘坐空间受挤压、司机过度兜售等都可能引起用户不满,这是它更不愿看到的。说到底,滴滴此前在被吐槽服务体验差时吃过亏了,现在多少心存忌讳。

不过在「魔急便」方面看来,它们的初衷很简单,就是方便用户、帮助司机。在其官方宣传材料上,它将自身业务带来的作用描述得更像是介于乘客和司机之间的“润滑剂”——即能给乘客提供诸如水、牛奶面包、幼儿糖果等贴心服务,又能给平台上的司机增加收入(加盟材料称能每月多赚500元)、提高服务分等。当然,这是个极其重运营的事情,目前「魔急便」仍在杭州市场进行测试,暂无太多数据提供。

而对于投资逻辑,朱啸虎认为,“新零售市场很大,但是非常难切,所有巨头都虎视眈眈。如果你不能迅速的上规模,根本没有机会和巨头叫板,所以我们希望能迅速的起来。这个平台还是有一些巧妙之处的,希望能迅速爆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999个字符
已有2999条评论 点击查看>>